梁山好汉劫法场概括

【范文精选】梁山好汉劫法场概括

【范文大全】梁山好汉劫法场概括

【专家解析】梁山好汉劫法场概括

【优秀范文】梁山好汉劫法场概括

范文一:梁山好汉劫法场 投稿:夏諮諯

第十六章 梁山伯好汉劫法场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一、梁山伯好汉劫法场后又一次排名是怎样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对比官兵与梁山伯好汉的行为,抓住文中的语句,体现好汉的肝胆相照的义

气、不惜舍身的牺牲精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梁山好汉有他们刚毅的一面,也有柔情的一面“黑旋风”沂岭杀四虎展现了李逵人性化的一面,我们所读过的章节中也有体现宋江对父的孝顺,找出来,读一读。

范文二:《梁山泊好汉劫法场》阅读 投稿:彭勯勰

[前面的故事]

  

  宋江被发配江州以后。结识了戴宗、李逵、张顺等江湖好汉。一日,他出去游玩,三个朋友都没找到,独自一人走上了江边的浔阳楼,酒酣耳热之际,不由感伤,做了一首《西江月》和一首七绝,抒发胸中郁闷,并题写在酒店的粉壁上。其中有“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等句子,结果被一个赋闲在家的通判黄文炳作为反诗告发。江州知府蔡九将其抓进监牢,又派戴宗前往东京送信给他的父亲――当朝丞相蔡京,报告案情,邀功请赏。戴宗送信途中遇到梁山好汉,军师智多星吴用得知此事后,设下一计,伪造了一封蔡京亲笔家书,要蔡九知府将宋江押送进京,以便途中将宋江劫走。不料,假家书又被黄文炳识破,宋江及戴宗与梁山泊的关系暴露无遗。于是蔡九知府将宋、戴二人定为死罪,决定就在江州开刀问斩。与此同时,梁山好汉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准备采取行动,解救宋江。

  

  [原文欣赏]

  

  刽子叫起恶杀都来,将宋江和戴宗前推后拥,押到市曹十字路口,团团枪棒围住。把宋江面南背北,将戴宗面北背南,两个纳坐下,只等午时三刻监斩官到来开刀。那众人仰面看那犯由牌,上写道:

  “江州府犯人一名宋江,故吟反诗,妄造妖言,结连梁山泊强寇,通同造反,律斩。犯人一名戴宗,与宋江暗递私书,结勾梁山泊强寇,通同谋叛,律斩。监斩官江州府知府蔡某。”

  那知府勒住马,只等报来。只见法场东边一伙弄蛇的丐者,强要挨入法场里看,众土兵赶打不退。正相闹间,只见法场西边一伙使枪棒卖药的,也强挨将入来。土兵喝道:“你那伙人好不晓事!这是那里,强挨人来要看?”那伙使枪棒的说道:“你倒鸟村!我们冲州撞府,那里不曾去!到处看出人。便是京师天子杀人,也放人看,你这小去处,砍得两个人,闹动了世界。我们便挨人来看一看,打什么鸟紧!”正和土兵闹将起来。监斩官喝道:“且赶退去,休放过来!”闹犹未了,只见法场南边一伙挑担的脚夫,又要挨将人来。土兵喝道:“这里出人,你担那里去?”那伙人说道:“我们是挑东西送知府相公去的,你们如何敢阻当我?”土兵道:“便是相公衙里人,也只得去别处过一过。”那伙人就歇了担子,都掣了扁担,立在人丛里看。只见法场北边一伙客商。推两辆车子过来,定要挨入法场上来。土兵喝道:“你那伙人那里去?”客人应道:“我们要赶路程,可放我等过去。”士兵道:“这里出人,如何肯放你,你要赶路程,从别路过去,”那伙客人笑道:“你倒说得好,俺们便是京师来的人,不认得你这里鸟路,那里过去?我们只是从这大路走。”土兵那里肯放,那伙客人齐齐的挨定了不动。四下里吵闹不住,这蔡九知府电禁治不得。又见那伙客人都盘在车子上,市定了看。

  没多时,法场中间,人分开处,一个报,报道一声:“午时三刻。”监斩官便道:“斩讫报来!”两势下刀棒刽子便去开枷,行刑之人执定法刀在手。说时迟,一个个要见分明;那时快,看人人一齐发作。只见那伙客人在车子上听得斩讫,数内一个客人,便向怀中取出一而小锣儿,立在车子上,当当地敲樽两三声,四下里一齐动手。……

  又见十字路口茶坊楼上,一个虎形黑火汉,脱得赤条条的,两只手握两把板斧,大吼一声,却似半天起个霹雳,从半空叫一跳将下来。手起斧落,早砍翻了两个行刑的刽子,便望监斩官马前砍将来。众土兵急待把枪去搠时,那里拦当得住。众人且簇拥禁九知府,逃命去了。

  只见东边那伙弄蛇的丐者,身边都掣出尖刀,看着土兵便杀。两边那伙使枪棒的,大发喊声,只顾乱杀将来,一派杀倒土兵狱卒。南边那伙挑担的脚夫,轮起扁担,横七竖八,都打翻了士兵和那看的人。北边那伙客人,都跳下车来,推过车子,拦住了人,两个客商钻将人来,一个背了宋江,一个背了戴宗。其余的人,也有取出弓弩来射的,也有取山石子来打的,也有取出标枪来标的。原来扮客商的这伙,便是晁盖、花荣、黄信、吕方、郭盛。那伙扮使枪棒的,便是燕顺、刘唐、杜迁、宋万。扮挑担的,便是朱贵、王矮虎、郑天寿、石勇。那伙扮丐者的,便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白胜。这一行,梁山泊共是十七个头领到来。带领小喽�一百余人,四下里杀将起来。只见那人丛里那个黑大汉,轮两把扳斧,一昧地砍将来。晁盖等却不认得。只见他第一个出力,杀人最多。晁盖猛省起来:“戴宗曾说,一个黑旋风李逵,和宋三郎最好。是个莽撞之人。”晁盖便叫道“瀚而那好汉,莫不是黑旋风?”那汉那里肯应火杂杂地轮着大斧,只顾砍人,晁盖便叫背宋江、戴宗的两个小喽哕,只顾跟着那黑大汉走。当下去十字街口,不问军官百姓,杀得尸横遍野,随流成渠,推倒�翻的,不计其数。众头领撇了车辆担仗,一行人尽跟了黑大汉,直杀出城来。背后花荣、黄信、吕方、郭盛,四张弓箭,飞蝗般望后射来。那江州军民百姓,谁敢近前。这黑大汉直杀到江边来,身上血溅满身,独自在江边杀人。百姓撞着的,都被他翻筋斗都砍下江里去。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约莫离城沿江上也走了五七里路,前面望见尽是滔滔一派大江,却无了旱路。晁盖看见,只叫得苦。那黑大汉方才叫道:“不要慌!且把哥哥背来庙里。”众人都到来看时,靠江一所火庙,两扇门紧紧地闭着。黑大汉两斧砍开,便抢人来。晁盖众人看时,两边都是老桧苍松,林木遮映,前面牌额上,四个金书大字,写道“白龙神庙”。小喽�把宋江、戴宗背到庙里歇下。宋江方才敢开眼,见了晁盖等众人,哭道:“哥哥!莫不是梦中相会?”晁盖便劝道:“恩兄不肯在山,致有今日之苦。这个出力杀人的黑大汉是谁?”宋江道:“这个便是叫做黑旋风李逵。他几番就要大牢里放了我,却是我怕走不脱,不肯依他。”晁盖道:“却是难得这个人!出力最多,又不怕刀斧箭矢!……

范文三:好汉劫法场 投稿:郝咸咹

话说当时晁盖并众人听了,请问军师道:“这封书如何有脱卯处?”吴用说道:“早间戴院长将去的回书,是我一时不仔细,见不到处!才使的那个图书不是玉筋篆文‘翰林蔡京’四字?只是这个图书便是教戴宗吃官司!”金大坚便道:“小弟每每见蔡太师书缄并他的文章都是这样图书。今次雕得无纤毫差错,如何有破绽?”吴学究道:“你众位不知。如今江州蔡九知府是蔡太师儿子,如何父写书与儿子却使个讳字图书?因此差了。是我见不到处!此人到江州必被盘诘。问出实情,却是利害!”晁盖道:“快使人去赶唤他回来别写,如何?”吴学究道:“如何赶得上。他作起‘神行法’来,这早晚已走过五百里了!只是事不宜迟,我们只得恁地,可救他两个。”晁盖道:“怎生去救?用何良策?”吴学究便向前与晁盖耳边说道:“这般这般。……如此如此。……主将便可暗传下号令与众人知道,只是如此动身,休要误了日期。”众多好汉得了将令,各各拴束行头,连夜下山,望江州来,不在话下。  且说戴宗扣著日期,回到江州,当厅下了回书,蔡九知府见了戴宗如期回来,好生欢喜;先取酒来赏了三钟,亲自接了回书,便道:“你曾见我太师么?”戴宗禀道:“小人只住得一夜,便回了,不曾见得恩相。”知府拆开封皮,看见前面说:“信笼内许多物件,都收了。……”中间说:“妖人宋江,今上自要他看,可令牢固陷车,盛载密切,差的当人员连夜解上京师。沿途休教失走……”书尾说:“黄文炳早晚奏过天子,必然自有除授。”蔡九知府看了,喜不自胜,叫取一锭二十五两花银赏了戴宗;一面分付教造陷军,商量差人解发起身。戴宗谢了,自回下处,买了些酒肉,来牢里看觑宋江,不在话下。  且说蔡九知府催并合成陷车,过得一二日,正要起程,只见门子来报道:“无为军黄通判特来相探。”蔡九知府叫请至后堂相见。又送些礼物,时新酒果。知府谢道:“累承厚意,何以得当。”黄文炳道:“村野微物,何足挂齿。”知府道:“恭喜早晚必有荣除之庆!”黄文炳道:“相公何以知之?”知府道:“昨日下书人已回。妖人宋江,教解京师。通判只在早晚奏过今上,升擢高任。家尊回书备说此事。”黄文炳道:“既是恁地,深感恩相主荐。那个人下书,真乃神行人也!”知府道:“通判如不信时,就教观看家书,显得下官不谬。”黄文炳道:“小生只恐家书,不敢擅看;如若相托,求借一观。”知府便道:“通判乃心腹之交,看有何妨。”便令从人取过家书递与黄文炳看。  黄文炳接书在手,从头尾读了一遍,卷过来看了封皮,只见图书新鲜。黄文炳摇头道:“这封书不是真的。”知府道:“通判错矣;此是家尊亲手笔迹,真正字体,如何不是真的?”黄文炳道:“相公容覆:往常家书来时,曾有这个图书么?”知府道:“往常来的家书却不曾有这个图书,只是随手写的。今番一定是图书匣在手边,就便印了这个图书在封皮上。”黄文炳道:“相公休怪小生多言。这封书被人瞒过了相公!方今天下盛行苏,黄,米,蔡,四家字体,谁不习学得些?只是这个图书是令尊恩相做翰林学士时使出来,法帖文字上,多有人曾见。如今升转太师丞相,如何肯把翰林图书使出来?更兼亦是父寄书与子,须不当用讳字图书。令尊太师恩相是个识穷天下高明远见的人,安肯造次错用?相公不信小生之言,可细细盘问下书人,曾见府里谁来。若说不对,便是假书。休怪小生多说,因蒙错爱至厚,方敢僭言。”蔡九知府听了说道:“这事不难;此人自来不曾到东京,一问便显虚实。”知府留住黄文炳在屏风背后坐地,随即升厅,叫唤戴宗,有委用的事。当下做公的领了钧旨,四散去寻。  且说戴宗自回到江州,先去牢里见了宋江,附耳低言,将前事说了,宋江心中暗喜,次日又有人请去酌杯。戴宗正在酒肆中吃酒,只见做公的四下来寻。当时把戴宗唤到厅上。蔡九知府问道:“前日有劳你走了一遭,真个办事,未曾重赏你。”戴宗答道:“小人是承恩相差使的人,如何敢怠慢。”知府道:“我正连日事忙,未曾问得你个仔细。你前日与我去京师,那座门入去?”戴宗道:“小人到东京时,那日天色已晚,不知唤做甚么门。”知府又道:“我家府里门前,谁接著你?留你在那里歇?”戴宗道:“小人到府前,寻见一个门子,接了书入去。少刻,门子出来,交收了信笼,著小人自去寻客店里歇了。次日早五更去府门前伺候时,只见那门子回书出来。小人怕误了日期,那里敢再问备细,慌忙一迳来了。”知府再问道:“你见我府里那个门子却是多少年纪?或是黑瘦也白净肥胖?长大也是矮小?有须的也是无须的?”戴宗道:“小人到府里时,天色黑了;次早回时,又是五更时候,天色昏暗,不十分看得仔细,只觉不恁么长,中等身材。敢是有些髭须。”知府大怒,喝一声“拿下厅去!”傍边走过十数个狱卒牢子。将戴宗拖翻在当面。戴宗告道:“小人无罪!” 知府喝道:“你这厮该死!我府里老门子王公,已死了数年,如今只是个小王看门,如何却道他年纪大,有髭须!况兼门子小王不能 够入府堂里去,但有各处来的书信缄帖,必须经由府堂里张干办,方才去见李都管,然后递知里面,才收礼物!便要回书,也须得伺候三日!我这两笼东西,如何没个心腹的人出来问你个常便备细,就胡乱收了?我昨日一时间仓卒,被你这厮瞒过了!你如今好好招说,这封书那里得来!”戴宗道:“小人一时心慌,要赶程途,因此不曾看得分晓。”蔡九知府喝道:“胡说!这贼骨头,不打如何肯招!左右!与我加力打这厮!”狱卒牢子情知不好,觑不得面皮,把戴宗困翻,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戴宗捱不过拷打,只得招道:“端的这封书是假的!”知府道:“你这厮怎地得这封假书来?”戴宗告道:“小人路经梁山泊过,走出那一伙强人来,把小人劫了,绑缚上山,要割腹剖心。去小人身上搜出书信看了,把信笼都夺了,却饶了小人。情知回乡不得,只要山中乞死。他那里却写这封书,与小人回来脱身。一时怕见罪责,小人瞒了恩相。”知府道:“是便是了,中间还有些胡说!眼见得你和梁山泊贼人通同造意,谋了我信笼物件,却如何说这话!再打那厮!”  戴宗由他拷讯,只不肯招和梁山泊通情。蔡九知府再把戴宗拷讯了一回,语言前后相同,说道:“不必问了!取具大枷枷了,下在牢里!”却退厅来称谢黄文炳道:“若非通判高见,下官险些儿误了大事!”黄文炳又道:“眼见得这人也结连梁山泊,通同造意,谋叛为党,若不早除,必为后患。”知府道:“便把这两个问成了招状,立了文案,押去市曹斩首,然后写表申奏。”黄文炳道:“相公高见极明。似此,一者,朝廷见喜,知道相公干这件大功;二者,免得梁山泊草寇来劫牢。”知府道:“通判高见甚远,下官自当动文书,亲自保举通判。”当日管待了黄文炳,送出府门,自回无为军去了。  次日,蔡九知府升厅,便唤当案孔自来分付道:“快教叠了文案,把这宋江,戴宗的供状招款黏连了;一面写了犯由牌,教来日押赴市曹斩首施行!自古‘谋逆之人,决不待时。’斩了宋江,戴宗,免致后患。”当案却是黄孔目,本人与戴宗颇好,却无缘便救他,只替他叫得苦;当日禀道:“明日是个国家忌日,后日又是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皆不可行刑;大后日亦是国家景命;直至五日后,方可施行。”原来黄孔目也别无良策,只图与戴宗少延残喘,亦是平日之心。蔡九知府听罢,依准黄孔目之言,直待第六日早辰,先差人去十字路口打扫了法场。饭后点起士兵和刀仗刽子,约有五百余人,都在大牢门前伺候,巳牌时候,狱官禀了知府,亲自来做监斩官。黄孔目只得把犯 由牌呈堂,当厅判了两个“斩”字,便将片芦席贴起来。江州府众多节级牢子虽然和戴宗,宋江过得好,却没做道理救得他,众人只替他两个叫苦。当时打扮已了,就牢里把宋江 、戴宗两个抠扎起;又将胶水刷了头发,网个鹅梨角儿,各插上一朵红绫子纸花;驱至青面圣者神案前,各与了一碗长休饭,永别酒。吃罢,辞了神案,漏转身来,搭上利子。六七十个狱卒早把宋江在前,戴宗在后,推拥出牢门前来。宋江和戴宗两个面面厮觑,各做声不得。宋江只把脚来跌,戴宗低了头只叹气。江州府看的人真乃压肩叠背,何止一二千人。押到市曹十字路口,团团枪棒围住,把宋江面南背北,将戴宗面北背南,两个纳坐下,只等午时三刻监斩官到来开刀。众人仰面看那犯 由牌,上写道:  江州府犯人一名宋江,故吟反诗,忘造妖言,结连梁山泊强寇,通同造反,律斩。  犯人一名戴宗,与宋江暗递私书,勾结梁山泊强寇,通同谋反,律斩。  监斩官,江州府知府蔡某。  那知府勒住马,只等报来。只见法场东边,一伙弄蛇的丐者,强要挨入法场里看,众士兵赶打不退。正相闹间,只见法场西边,一伙使枪棒卖药的,也强挨将入来。士兵喝道:“你那伙人好不晓事!这是那里,强挨入来要看!”那伙使枪棒的说道:“你倒鸟村!我们冲州撞府,那里不曾去!到处看出人!便是京师天子杀人,也放人看,你这小去处,砍得两个人,闹动了世界,我们便挨出来看一看,打甚么鸟紧!”正和士兵闹将起来。监斩官喝道:“且赶退去,休放过来!”闹犹未了,只见法场南边,一伙挑担的脚夫又要挨将入来。士兵喝道:“这里出入,你挑那里去!”那伙人说道:“我们挑东西送知府相公去的,你们如何敢阻当我!”士兵道:“便是相公衙里人,也只得去别处过一过!”那伙人就歇了担子,都掣了匾担,立在人丛里看。只见法场北边,一伙客商推两辆车子过来,定要挨入法场上来。士兵喝道:“你那伙人那里去!”客人应道:“我们要赶路程,可放我们过去。”士兵道:“这里出人,如何肯放你!你要赶路程,从别路过去!”那伙客人笑道:“你倒说得好!俺们便是京师来的人,不认得你这里鸟路,只是从这大路走。”士兵那里肯放。那伙客人齐齐地挨定不动。--四下里吵闹不住。这蔡九知府也禁治不得。又见这伙客人都盘在车子上,立定了看。  没多时,法场中间,人分开处,一个报,报道一声“午时三刻。”监斩官便道:“斩讫报来!”两势下刀棒刽子便去开枷;行刑之人执定法刀在手。说时迟,那伙客人在车子上听得“斩”字,数内一个客人便向怀中取出一面小锣儿,立在车子上,当当地敲得两三声,四下里一齐动手;那时快,却见十字路口茶坊楼上一个虎形黑大汉,脱得赤条条的,两只手握两把板斧,大吼一声,却似半天起个霹雳,从半空中跳将下来,手起斧落,早砍翻了两个行刑的刽子,便望监斩官马前砍将来。众士兵急待把枪去搠时,那里拦得住。众人且簇拥蔡九知府逃命去了。  只见东边那伙弄蛇的丐者,身边都掣出尖刀,看著士兵便杀;西边那伙使枪棒的大发喊声,只顾乱杀将来,一派杀倒士兵狱卒;南边那伙挑担的脚夫轮起匾担,横七竖八,都打翻了士兵和那看的人;北边都伙客人都跳下车来,推过车子,拦住了人。两个客商钻将入来,一个背了宋江,一个背了戴宗。其余的人,也有取出弓箭来射的,也有取出石子来打的,也有取出标枪来标的,原来扮客商的这伙便是晁盖、花荣、黄信、吕方、郭盛;那伙扮使枪棒的便是燕顺、刘唐、杜迁、宋万;扮挑担的便是朱贵、王矮虎、郑天寿、石勇;那伙扮丐者的便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白胜。这一行梁山泊共是十七个头领到来,带领小喽啰一百余人,四下里杀将起来。  只见那人丛里那个黑大汉,轮两把板斧,一味地砍将来。晁盖等却不认得,只见他第一个出力,杀人最多。晁盖猛省起来,“戴宗曾说一个黑旋风李逵和宋三郎最好,是个莽撞之人。”晁盖便叫道:“前面那好汉莫不是黑旋风?”那汉那里肯应,火杂杂地抡著大斧只顾砍人。晁盖便叫背宋江、戴宗的两个小喽啰,只顾跟著那黑大汉走。当下去十字街口,不问军官百姓,杀得横遍地,血流成渠。推倒颠翻的,不计其数。众头领撇了车辆担仗,一行人尽跟了黑大汉,直杀出来。背后花荣 、黄信、吕方、郭盛,四张弓箭,飞蝗般望后射来。那江州军民百姓谁敢近前。这黑大汉直杀到江边来,身上血溅满身,自在江边杀人。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  约莫离城沿江上也走了五七里路,前面望见尽是滔滔一派大江,却无了旱路。晁盖看见,只叫得苦。那黑大汉方才叫道:“不要慌!且把哥哥背来庙里!”众人都到来看时,靠江边一所大庙。两扇门紧紧地闭著。黑大汉两斧砍开,便抢入来。晁盖众人看时,两边都是老桧苍松,林木遮映;前面牌额上,四个金书大字,写道:“白龙神庙。”  小喽啰把宋江,戴宗背到庙里歇下,宋江方才敢开眼,见了晁盖等众人,哭道:“哥哥!莫不是梦中相会?”晁盖便劝道:“恩兄不肯在山,致有今日之苦。这个出力杀人的黑大汉是谁?”宋江道:“这个便是叫做黑旋风李逵;他几番就要大牢里放了我,却是我怕走不脱,不肯依他。”晁盖道:“却是难得这个人!出力最多,又不怕刀斧箭矢!”花荣便叫:“且将衣服与俺二位兄长穿了。”  正相聚间,只见李逵提著双斧,从廊下走出来。宋江便叫位道:“兄弟,那里去?”李逵应道:“寻那庙祝,一发杀了!叵耐那厮见神见鬼,白日把鸟庙门关上!我指望拿来祭门,却寻那厮不见!”宋江道:“你且来,先我和哥哥头领相见。”李逵听了,丢了双斧,望著晁盖跪了一跪,说道:“大哥,休怪铁牛粗卤。”与众人都相见了,却认得朱贵是同乡人,两个大家欢喜。花荣便道:“哥哥,你教众人只顾得著大哥走,如今来到这里,前面又是大江拦截住,断头路了!却又没有一只船接应,俏或城中官军赶杀出来,却怎生迎敌,将何接济?”李逵便道:“不要慌!我与你们再杀入城去,和那个鸟蔡九知府,一发都砍了快活!”戴宗此时方苏醒,便叫道:“兄弟!使不得莽性!城里有五七千军马,若杀入去,必然有失!”阮小七便道:“远望隔江那里有数只船在岸边,我兄弟三个赴水过去夺那几双船过来载众人,如何?”晁盖道:“此计是最上著。”  当时阮家三弟兄都脱剥了衣服,各人插把尖刀,便钻入水里去。约莫赴开得半里之际,只见江面上溜头流下三只桌船,吹风忽哨飞也似摇将来。众人看时,那船上各有十数个人,都手里拿著军器,众人却慌将起来。宋江听得说了,便道:“我命里这般合苦也!”奔出庙前看时,只见当头那只船上坐著一条大汉,倒提一把明晃晃五股叉,头上挽个穿心红一点髯儿,下面拽起条白绢水,口里吹著忽哨。宋江看时,不是别人,正是张顺。宋江连忙便招手,叫道:“兄弟救我!”张顺等见是宋江,大叫道:“好了!”飞也似摇到岸边。三阮看见,退赴过来。金夹批:夺船一段乃引文,盖惟恐张顺来得突然,故先作一波折,今既迎入,便随笔放下。一行众人都上岸来到庙前。  宋江看见张顺自引十数个壮汉在那只船头上;张横引著穆弘、穆春、薛永,带十数个庄客,在一只船上;第三只船上,李俊引著李立、童威、童猛,也带十数个卖盐火家,都各执枪棒上岸来。张顺见了宋江,喜从天降,哭拜道:“自从哥哥吃官司,兄弟坐立不安,又无路可救!近日又听得拿了戴院长、李大哥又不见面,我只得去寻了我哥哥,引到穆太公庄上,叫了许多相识;今日我们正要杀入江州,要劫牢救哥哥,不想仁兄己有好汉们救出,来到这里。不敢拜问这伙豪杰,莫非是梁山泊义士晁天王么?”宋江指著上首立的道:“这个便是晁盖哥哥。你等众位都来庙里叙礼则个。”张顺等九人,晁盖等十七人,宋江 、戴宗、李逵,共是二十九人,都入白龙庙聚会。──这个唤做“白龙庙小聚会。”  当下二十九筹好汉各各讲礼已罢,只见喽啰慌慌忙忙入庙来报道:“江州城里,鸣锣擂鼓,整顿军马出城来追赶。远远望见旗蔽日,刀剑如麻,前面都是带甲马军,后面尽是擎枪兵将;大刀阔斧,杀奔白龙庙路上来!”李逵听了,大叫一声“杀将去!”提了双斧,便出庙门。晁盖叫道:“一不做,二不休!众好汉相助著晁某,直杀尽江州军马,方才回梁山泊去!”众英雄齐声应道:“愿依尊命!”一百四五十人一齐呐喊,杀奔江州岸上来。有分教:血染波红,尸如山积。直教:  跳浪苍龙喷毒火,爬山猛虎吼天风。  毕竟晁盖等众好汉怎地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范文四:《水浒传》第三十九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投稿:熊濿瀀

第三十九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话说当时晁盖并众人听了,请问军师道:“这封书如何有脱卯处?”吴用说道:“早间戴院长将去的回书,是我一时不仔细,见不到处!使的那个图书不是玉筋篆文“翰林蔡京”四字?只是这个图书便是教戴宗官司!”金大坚便道:“小弟每每见蔡太师书缄并他的文章都是这样图书。今次雕得无纤毫差错,如何有破绽?”吴学究道:“你众位不知。如今江州蔡九知府是蔡太师儿子,如何父写书与儿子却使个讳字图书?因此差了。是我见不到处!此人到江州必被盘诘。问出实情,却是利害!”晁盖道:“快使人去赶唤他回来别写,如何?”吴学究道:“如何赶得上。他作起‘神行法’来,这早晚已走过五百里了!只是事不宜迟,我们只得恁地,可救他两个。”晁盖道:“怎生去救?用何良策?”吴学究便向前与晁盖耳边说道:“这般这般。......如此如此。......主将便可暗传下号令与众人知道,只是如此动身,休要误了日期。”众多好汉得了将令,各各拴束行头,连夜下山,望江州来,不在话下。且说戴宗扣着日期。回到江州,当厅下了回书,蔡九知府见了戴宗如期回来,好生欢喜;先取酒来赏了三锺,亲自接了回书,便道:“你曾见我太师么?”戴宗禀道:“小人只住得一夜,便回来,不曾见得恩相。”知府拆开封皮,看见前面说:“信笼内许多物件,都收了。......”中间说:妖人宋江,今上自要他看,可令牢固陷车,盛载密切,差的当人员连夜解上京师。沿途休教失走......”书尾说:“黄文炳早晚奏过天子,必然自有除授。”蔡九知府看了,喜不自胜,叫取一锭二十五两花银赏了戴宗;一面分付教造陷军,商量差人解发起身。戴宗谢了,自回下处,买了些酒肉,来牢里看觑宋江,不在话下。且说蔡九知府催并合成陷车,过得一二日,正要起程,只见门子来报道:“无为军黄通判特来相探。”蔡九知府叫请至后堂相见。又送些礼物,时新酒果。知府谢道:“累承厚意,何以得当。”黄文炳道:“村野微物,何足挂齿。”知府道:“恭喜早晚必有荣除之庆!”黄文炳道:“相公何以知之?”知府道:“昨日下书人已回。妖人宋江,教解京师。通判只在早晚奏过今上,升擢高任。家尊回书备说此事。”黄文炳道:“既是恁地,深感恩相主荐。那个人下书,真乃神行人也!”知府道:“通判如不信时,就教观看家书,显得下官不谬。”黄文炳道:“小生只恐家书,不敢擅看;如若相托,求借一观。”知府便道:“通判乃心腹之交,看有何妨。”便令从人取过家书递与黄文炳看。黄文炳接书在手,从头尾读了一遍,卷过来看了封皮,只见图书新鲜。黄文炳摇头道:“这封书不是真的。”知府道:“通判错矣;此是家尊亲手笔迹,真正字体,如何不是真的?”黄文炳道:“相公容覆:往常家书来时,曾有这个图书么?”知府道:“往常来的家书却不曾有这个图书,只是随手写的。今番一定是图书匣在手边,就便印了这个图书在封皮上。”黄文炳道:“相公休怪小生多言。这封书被人瞒过了相公!方今天下盛行苏,黄,米,蔡,四家字体,谁不习学得些?只是这个图书是令尊恩相做翰林学士时使出来,法帖文字上,多有人曾见。如今升专太师丞相,如何肯把林图书使出来?更兼亦是父寄书与子,须不当用讳字图书。令尊太师恩相是个识穷天下高明远见的人,安肯造次错用?相公不信小生之言,可细细盘问下书人,曾见府里谁来。若说不对,便是假书。休怪小生多说,因蒙错爱至厚,方敢僭言。”蔡九知府听了说道:“这事不难;此人自来不曾到东京,一问便显虚实。”知府留住黄文炳在屏风背后坐地,随即升厅,叫唤戴宗,有委用的事。当下做公的领了钧旨,四散去寻。且说戴宗自回到江州,先去牢里见了宋江,附耳低言,将前事说了,宋江心中暗喜,次日又有人请去酌杯。戴宗正在酒肆中酒,只见做公的四下来寻。当时把戴宗唤到厅上。蔡九知府问道:“前日有劳你走了一遭,真个办事,未曾重赏你。”戴宗答道:“小人是承恩相差使的人,如何敢怠慢。”知府道:“我正连日事忙,未曾问得你个仔细。你前日与我去京师,那座门入去?”戴宗道;“小人到东京时,那日天色已晚,不知唤做甚么门。”知府又道:“我家府里门前,谁接着你?留你在那里歇?戴宗道:“小人到府前,寻见一个门子,接书入去。少刻,门子出来,交收了信笼,着小人自去寻客店里歇了。次日早五更去府门前伺候时,只见那门子回书出来。小人怕误了日期,那里敢再问备细,慌忙一迳来了。”知府再问道:“你见我府里那个门子却是多少年纪?或是黑瘦也白净肥胖?长大也是矮小?有须的也是无须的?”戴宗道:“小人到府里时,天色黑了;次早回时,又是五更时候,天色昏暗,不十分看得仔细,只觉不恁么长,中等身材。敢是有些髭须。”知府大怒,喝一声“拿下厅去!”傍边走过十数个狱卒牢子。将戴宗拖翻在当面。戴宗告道:“小人无罪!”知府喝道:“你这厮该死!我府里老门子王公,已死了数年,如今只是个小王看门,如何却道他年纪大,有髭须!况兼门子王不能彀入府堂里去,但有各处来的书信缄帖,必须经由府堂里张干办,方去见李都管,然后递知里面,收礼物!便要回书,也须得伺候三日!我这两笼东西,如何没个心腹的人出来问你个常便备细,就胡乱收了?我昨日一时间仓卒,被你这厮瞒过了!你如今好好招说,这封书那里得来!”戴宗道:“小人一时心慌,要赶程途,因此不曾看得分晓。”蔡九知府喝道:“胡说!这贼骨头,不打如何肯招!左右!与我加力打这厮!”狱卒牢子情知不好,觑不得面皮,把戴宗困翻,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戴宗捱不过拷打,只得招道:“端的这封书是假的!”知府道:“你这厮怎地得这封假书来?”戴宗告道:“小人路经梁山泊过,走出那一夥强人来,把小人劫了,绑缚上山,要割腹剖心。去小人身上搜出书信看了,把信笼都夺了,却铙了小人。情知回乡不得,只要山中乞死。他那里却写这封书,与小人回来脱身。一时怕见罪责,小人瞒了恩相。”知府道:“是硬是了,中间还有些胡说!眼见得你和梁山泊贼人通同造意,谋了我信笼物件,却如何说这话!再打那!”戴宗由他拷讯,只不肯招和梁山泊通情。蔡九知府再把戴宗拷讯了一回,语言前后相同,说道:“不必问了!取具大枷枷了,下在牢里!”却退厅来称谢黄文炳道:“若非通判高见,下官险些儿误了大事!”黄文炳又道:“眼见得这人也结梁山泊,通同造意,谋叛为党,若不早除,必为后患。”知府道:“便把这两个问成了招状,立了文案,押去市曹斩首,然后写表申奏。”黄文炳道:“相公高见极明。似此,一者,朝廷见喜,知道相公干这件大功;二者,免得梁山泊草寇来劫牢?”知府道:“通判高见甚远,下官自当动文书,亲自保举通判。”当日管待了黄文炳,送出府门,自回无为军去了。次日,蔡九知府升厅,便唤当案孔自来分付道:“快教叠了文案,把这宋江,戴宗的供状招款黏连了;一面写了犯由牌,教来日押赴市曹斩首施行!自古‘谋逆之人,决不待时。’斩了宋江,戴宗,免致后患。”当案却是黄孔目,本人与戴宗颇好,却无缘便救他,只替他叫得苦;当日禀道:“明日是个国家忌日,后日又是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皆不可行刑;大后日亦是国家景命;直至五日后,方可施行。”原来黄孔目也别无良策,只图与戴宗少延残喘,亦是平日之心。蔡九知府听罢,依准黄孔目之言,直待第六日早辰,先差人去十字路口打扫了法场。饭后点起士兵和刀仗刽子,约有五百余人,都在大牢门前伺候,已牌时候,狱官禀了知府,亲自来做监斩官。黄孔目只得把犯由牌呈堂,当厅判了两个“斩”字,便将片芦席贴起来。江州府众多节级牢子虽然和戴宗,宋江过得好,却没做道理救得他,众人只替他两个叫苦。当时打扮已了,就牢里把宋江,戴宗两个抠扎起;又将胶水刷了头发,绾个鹅梨角儿,各插上一朵红绫子纸花;驱至青面圣者神案前,各与了一碗长休饭,永别酒。罢,辞了神案,漏转身来,搭了利子。六七十个狱卒早把宋江在前,戴宗在后,推拥出牢门前来。宋江和戴宗两个面面觑,各做声不得。宋江只把脚来跌,戴宗低了头只叹气。江州府看的人真乃压肩叠背,何止一二千人。押到市曹十字路口,团团棒围住,把宋江面南背北,将戴宗面北背南,两个纳坐下,只等午时三刻监斩官到来开刀。众人仰面看那犯申牌,上写道:“江州府犯人一名宋江,故吟反诗,忘造妖言,结连梁山泊强寇,通同造反,律斩。犯人一名戴宗,与宋江暗递私书,勾结梁山泊强寇,通同谋反,律斩。监斩官,江州府知府蔡某。那知府勒住马,只等报来。只见法场东边,一夥弄蛇的丐者,强要挨入法场里看,众士兵赶打不退。正相闹间,只见法场西边,一夥使棒卖药。也强挨将入来。士兵喝道:“你那夥人好不晓事!这是那里,强挨入来要看!”那夥使棒的说道:“你倒鸟村!我们冲州撞府,那里不曾去!到处看出人!便是京师天子杀人,也放人看,你这小去处,砍得两个人,闹动了世界,我们便挨出来看一看,打甚么鸟紧!”正和士兵闹将起来。监斩官喝道:“且赶退去,休放过来!”闹犹未了,只见法场南边,一夥挑担的脚夫又要挨将入来。士兵喝道:“这里出入,你挑那里去!”那夥人说道:“我们挑东西送知府相公去的,你们如何敢阻当我!”士兵道:“便是相公衙里人,也只得去别处过一过!”那夥人就歇了担子,都掣了匾担,立在人丛里看。只见法场北边,一夥客商推两辆车子过来,定要挨入法场上来。士兵喝道:“你那夥人那里去!”客人应道:“我们要赶路程,可放我们过去。”士兵道:“这里出人,如何肯放你!你要赶路程,从别路过去!”那夥客人笑道:“你倒说得好!俺们便是京师来的人,不认得你这里鸟路,只是从这大路走。”士兵那里肯放。那夥客人齐齐地挨定不动。--四下里吵闹不住。这蔡九知府也禁治不得。又见这夥客人都盘在车子上,立定了看。没多时,法场中间,人分开处,一个报,报道一声“午时三刻。”监斩官便道:“斩讫报来!”两势下刀棒刽子便去开枷;行刑之人执定法刀在手。说时迟一个个要见分明,那时快,闹攘攘一起发作,只见夥客人在车子上听得“斩”字,数内便向怀中取出一面小锣儿,一个客人立在车子上,当当地敲得两三声,四下里一齐动手,却见十字路口茶坊楼上一个虎形黑大汉,脱得赤条条的,两只手握两把板斧,大吼一声,却似半天起个霹雳,从半空中跳将下来,手起斧落,早砍翻了两个行刑的刽子,便望监斩官马前砍将来。众士兵急待把去搠时,那里拦得住。众人且簇拥蔡九知府逃命去了。只见东边那夥弄蛇的丐者,身边都掣出尖刀,看着士兵便杀;西边那夥使棒的大发喊声,只顾乱杀将来,一派杀倒士兵狱卒;南边那夥挑担的脚夫轮起匾担,横七竖八,都打翻了士兵和那着的人;北边都夥客人都跳下车来,推过车子,拦住了人。两个客商钻将入来,一个背了宋江,一个背了戴宗。其余的人,也有取出弓箭来射的,也有取出石子来打的,也有取出标来标的,原来扮客商的这夥便是晁盖,花荣,黄信,吕方,郭盛;那夥扮使棒的便是燕顺,刘唐,杜迁,宋万;扮挑担的便是朱贵,王矮虎,郑天寿,石勇;那夥扮丐者的便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白胜。这一行梁山泊共是十七个头领到来,带领小喽罗一百余人,四下里杀将起来。只见那人丛里那个黑大汉,轮两把板斧,一味地砍将来。晁盖等却不认得,只见他第一个出力,杀人最多。晁盖猛省起来,“戴宗曾说一个黑旋风李逵和宋三郎最好,是个莽撞之人。”晁盖便叫道:“前面那好汉莫不是黑旋风?”那汉那里肯应,火杂杂地抡着大斧只顾砍人。晁盖便叫背宋江,戴宗的两个小喽罗,只顾跟着那黑大汉走。当下去十字街口,不问军官百姓,杀得横遍地,血流成渠。推倒颠翻的,不计其数。众头领撇了车辆担仗,一行人跟了黑大汉,直杀出来。背后花荣,黄信,吕方,郭盛,四张弓箭,飞蝗般望后射来。那江州军民百姓谁敢近前。这黑大汉直杀到江边来,身上血溅满身,自在江边杀人。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约莫离城沿江上也走了五七里路,前面望见尽是滔滔一派一大江,却无了旱路。晁盖看见,只叫得苦。那黑大汉方叫道:“不要慌!且把哥哥背来庙里!”众人都到来看时,靠江边一所大庙。两扇门紧紧地闭着。黑大汉两斧砍开,便抢入来。晁盖众人看时,两边都是老桧苍松,林木遮映;前面牌额上,四个金书大字,写道:“白龙神庙。”小喽罗把宋江,戴宗背到庙里歇下,宋江方敢开眼,见了晁盖等众人,哭道:“哥哥!莫不是万中相会?”晁盖便劝道:“恩兄不肯在山,致有今日之苦。这个出力杀人的黑大汉是谁?”宋江道:“这个便是叫做黑旋风李逵;他几番就要大牢里放了我,却是我怕走不脱,不肯依他。”晁盖道:“却是难得这个人!出力最多,又不怕刀斧箭矢!”花荣便叫:“且将衣服与俺二位兄长穿了。”正相聚间,只见李逵提着双斧,从廊下走出来。宋江便叫位道:“兄弟,那里去?”李逵应道:“寻那庙祝,一发杀了!叵耐那见神见鬼,白日把鸟庙门关上!我指望拿来灸祭门,却寻那不见!”宋江道:“你且来,先我和哥哥头领相见。”李逵听了,丢了双斧,望着晁盖跪了一跪,说道:“大哥,休怪铁牛粗卤。”与众人都相见了,却认得朱贵是同乡人,两个大家欢喜。花荣便道:“哥哥,你教众人只顾得着大哥走,如今来到这里,前面又是大江拦截住,断头路了!却又没有一只船接应,俏或城中官军赶杀出来,却怎生迎敌,将何接济?”李逵便道:“不要慌!我与你们再杀入城去,和那个鸟蔡九知府,一发都砍了快活!”戴宗此时方苏醒,便叫道:“兄弟!使不得莽性!城里有五七十千军马,若杀入去,必有有失!”阮小七便道:“远望隔江那里有数只船在岸边,我兄弟三个赴水过去夺那几双船过来载众人,如何?”晁盖道:“此计是最上着。”当时阮家三弟兄都脱剥了衣服,各人插把尖刀,便钻入水里去。约莫赴开得半里之际,只见江面上溜头流下三只棹船,吹风忽哨飞也似摇将来。众人看时,那船上各有十数个人,都手里拿着军器,众人却慌将起来。宋江听得说了,便道:“我命里这般合苦也!”奔出庙前看时,只见当头那只船上坐着一条大汉,倒提一把明晃晃五股叉,头上挽个穿心红一点髯儿,下面拽起条白绢水,口里吹着忽哨。宋江看时,不是别人,正是张顺。宋江连忙便招手,叫道:“兄弟救我!”张顺等见是宋江,大叫道:“好了!”飞也似摇到岸边。三阮看见,退赴过来。一行众人都上岸来到庙前。宋江看见张顺自引十数个壮汉在那只船头上;张横引着穆弘,穆春,薛永,带十数个庄客,在一只船上;第三只船上,李俊引着李立,童威,童猛,也带十数个卖盐火家,都各执棒上岸来。张顺见了宋江,喜从天降,器拜道:“自从哥哥官司,兄弟坐立不安,又无路可救!近日又听得拿了戴院长,李大哥又不见面,我只得去寻了我哥哥,引到穆太公庄上,叫了许多相识;今日我们正要杀入江州,要劫牢救哥哥,不想仁兄己有好汉们救出,来到这里。不敢拜问这夥豪杰,莫非是梁山泊义士晁天王么?”宋江指着上首立的道:“这个便是晁盖哥哥。你等众位都来庙里叙礼则个。”张顺等九人,晁盖等十七人,宋江,戴宗,李逵,共是二十九人,都入白龙庙聚会。--这个唤做“白龙庙小聚会。”当下二十九筹好汉各各讲礼已罢,只见喽罗慌慌忙忙入庙来报道:“江州城里,鸣锣擂鼓,整顿军马出城来追赶。远远望见旗蔽日,刀剑如麻,前面都是带甲马军,后面尽是擎兵将;大刀阔斧,杀奔白龙庙路上来!”李逵听了,大叫一声“杀将去!”提了双斧,便出庙门。晁盖叫道:“一不做,二不休!众好汉相助着晁某,直杀尽江州军马,方回梁山泊去!”众英雄齐声应道:“愿依尊命!”一百四五十人一齐呐喊,杀奔江州岸上来。有分教:血染波红,如山积。直教:跳浪苍龙喷毒火,爬山猛虎吼天风。毕竟晁盖等众好汉怎地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范文五:下场最好的梁山好汉 投稿:陆孀孁

梁山108人的结局总体是悲惨的,其中谁的下场最好呢?不是出家的武松,也不是隐居的燕青,而是“混江龙”李俊,只有他延续了梁山好汉的创业精神。

  宋江在江州写反诗被打入死囚牢,梁山众好汉为救宋江,闹江州劫法场,一伙人被李逵带到茫茫一片大江面前,进退不能。正在束手无策时,李俊、张顺带人驾船及时接应,解了晁盖、宋江的性命之危,李俊当是头功。

  李俊上梁山后,表现出优秀的领导才能,当上了梁山水军的大头领,依靠自己的胸怀,破解了晁盖派与宋江派的矛盾,使梁山水军成为捍卫梁山利益的特种部队。五次反围剿,梁山的骑兵、步兵都不同程度打了败仗,唯独梁山水军一次比一次取得的胜利大。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经典战斗场面,官军来犯梁山,陆地战场支持不住,主将先从水路跑回梁山。这时候梁山泊的芦苇荡里冒出一条小船,船上的头领驾船悠闲地荡过来,没等对方射箭,那人先扎入水中,半天没动静,然后会看到对方的船开始漏水,主将多半会被生拉硬拽拖下水,完成一次完美的逮捕行动,这就是李俊领导的梁山水军。正是有李俊为首的强大的梁山水上力量,使梁山成为固若金汤的水上城堡。

  面对坚不可破的梁山水军,朝廷也在反思围剿梁山的失败原因,高太尉与梁山的三次战斗都是围绕水军开展的,在李俊的指挥下,第一次是诱敌深入,堵塞航道;第二次面对朝廷的大船实行火攻;第三次面对朝廷高科技的大海鳅,梁山水军组织敢死队凿穿船底,生擒高俅。如此这般,都显示了梁山水军的强大和李俊的指挥才能。

  招安后,李俊随宋江南征北战,多有战功。特别是水灌太原城,李俊巧借天时地利,出奇制胜,攻下太原,但淹死几十万老百姓成为李俊一生的耻辱。

  李俊上梁山后,在一次次征战中证实自己的存在价值,虽然与宋江有八拜之交,但是他没有迷信宋江,保持了独立的人格。在三败高太尉的战役中,李俊怕宋江放走官军水军将领,和张横一起把俘虏的水军将领刘梦龙、牛邦喜杀了。招安后,离开了梁山泊的梁山水军能力大打折扣,征辽国凯旋时,李俊等6个水军头领找到吴用要求重上梁山。为了水军的荣誉,李俊没有像公孙胜一样脱离梁山回家修行,而是为了这支队伍精心谋划,苏州一战,他带领二童等人,率领水军巧出奇兵,拿下了苏州城,加快了方腊的灭亡!

  南征方腊,梁山好汉一个个死去,特别是张顺丧生于杭州城涌金门后,李俊对朝廷,对宋江,对所谓的忠义已经没有幻想,太湖小结义是李俊保持独立人格的重要体现。得胜还朝,行到苏州城外时,李俊假装中风,要求宋江把童威、童猛二人留下照顾自己,骗过了宋江。然后三人会合太湖群雄,扬帆出洋。

  李俊的出海不同于燕青的隐居,他视野更开阔,人格更独立,在海外实现了自己的抱负。通过一番努力,李俊终于做了暹罗国国主,做了宋江一直想做而不敢的梦。李俊是梁山好汉中下场最好的一个,是梁山精神的传播者和维护者。

范文六:汉语语法特点分析概括 投稿:陈徸徹

【摘要】语法特点是汉语语法的一个重要问题,在以往对汉语语法特点等问题研究分析的基础之上,本文对汉语语法的特点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与概括。

  【关键词】汉语语法 特点 分析 探讨 语法学

  【中图分类号】H1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2)08-0015-01

  一、概要

  众所周知,语法特点是语法学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对语法学的研究起着根本性的作用。那么,汉语语法到底有哪些特点?语法学家们经过苦苦探索,提出过很多种见解,但始终不是很全面。下面。笔者就在以往对汉语语法特点分析的基础上,对现代汉语语法特点进行一下分析与概括。

  二、过往对汉语语法特点的分析

  在对汉语语法特点进行探讨时,首先要弄清楚一个问题,也就是汉语语法特点的层次问题,这是一个主要特点,不能将其与其它派生出来的比较次要的特点并列。另一个方面,还需要注意的是,由这个主要特点能否推理出一些其它方面的次要特点。比如说有些论著把“量词十分丰富,有语气词”归类放到“汉语缺乏形态”这个总特点下,笔者认为这样的处理并不十分妥当,因为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另外,在汉语语法的总特点方面,人们的看法也存在着偏差。其中,部分人士将其特点归纳为“缺少形态变化”、“音节对句法结构所起的作用”这两点;而另一部分人士对其特点只列出了“缺乏形态变化”这一点;还有部分人士列出了以下四点:

  (1)形态标志和形态变化这方面有所欠缺。

  (2)在语境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进行省略。

  (3)语序是一种重要手段。

  (4)包括有量词和语气词。

  而且,很多学者同样将“汉语语法在严格意义的形态变化上有很大缺乏”列为其根本特点。

  当然,如果只是挑选会影响到整个局面的重点部分来讲,还是只分为以下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在构造原则上,汉语句子与词组从基本上讲是一致的。 第二种就是一般情况下所说的句子的组成部分也就是指汉语语言的句法组成以及其词类,他们之间存在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相互对应的;而部分专家学者认为汉语语法的主要特点是:在对语法意义的体现方面,语法形式一直存在着不拘一格的变化,但是汉语语法对于这种不拘一格的多样化变化并不是缺之不可,并且在实际上,通常比较普遍地运用类似于语序、虚词等等比较另类的语法手段来实现和表达出其语法关系以及其语法意义。

  三、对汉语语法特点的更进一步的概括与分析

  由上文的种种看法以及研究看来,汉语语法在特点上是多种多样的,所以应该对其进行多方位的较为全面的考察,下面,笔者就从相对比较重要的几个方面对汉语语法的特点进行进一步的分析:

  (1)韵律。

  (2)语用。

  (3)语法形式与手段。

  其实,与印欧语系语言相比较,汉语语法的最根本特点在于:

  1. 汉语是十分重视语境的语言,因此其语法与语境的关系十分密切 。

  (1)话题往往出现在前面。

  在汉语的应用过程中,往往会为了拿一个比较具体的事物来作为谈话的话题,如此一来,就将许多在语义方面的不同角色提升到了主语的地位。比方说:

  这件事//韩教授已经保留意见了。(当事)

  一口饭//他都不吃。(受事)

  她//胳膊拧得青疼。(领事)

  你这个人,//连学校的门都没进过。(施事)

  而当要将这种类似的句子翻译成英文时,此种格式必须做出相应的改变。

  (2)经常在此类语境之下,句子会出现移位的现象,在某种情况下,也会出现省略的现象。

  下面,就尝试着将以下句子放在一起对比一下:

  ——小王是哪位? Who is Xiao Wang?

  ——小王是我。I am Xiao Wang.

  经过上述的比较,大家可以发现,在汉语语言中,特别是在日常的口语中,汉语在不完全句子的应用方面还是比较广的,而且经常是以零散的句子形式出现,而在英文中,就恰恰相反了,往往使用的都是完整的句子。

  另一方面,移位也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比方说:

  “要来点甜点吗,你?”在这个句子中,大家已经看到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谓语前置句子。

  “到吃饭时间了都。”而在这个句子中,典型运用的就是将状语后置的手法。

  又比如:“长长地站成了一个长城。”这个句子,明显的是将定语当成状语用了。

  (3)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一种特定的双方都知晓的语言环境当中,可能会出现种种在逻辑看似并不能说得通的句子。比方说:

  她是草莓,你是椰果,我是咖啡。

  你是降落伞,她是蒲公英。

  2. 汉语在对韵律的重视程度方面,是相当下功夫的。并且在对句法结构的制约方面,节律能达到非常好的效果。汉语本身就在韵律方面相当重视,而近年来,这种情况更加有增无减。有关专家曾指出,一般按照词与词的先后顺序来排列,在另一方面,韵律也会影响到词语搭配的接受方面。

  3. 汉语语言是分析型语言,在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方面有所欠缺。

  这在以下方面有所具体表现:

  (1)词形变化与形态的标志不太丰富,而且确实严格性。一般来说,印欧语系语言都具有相对丰富的词形变化,但汉语语法中这些比较欠缺。

  (2)词类与句法成分之间不存在相互的对应关系。

  (3)在汉语语法中,主要运用的语法手段是语序和虚词。

  (4)其中词组、句子、合成词的结构组成方式基本上是一致的。

  四、总结

  综上所述,作为语法学中的重要问题,汉语的语法特点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在研究其特点时,就不能用规则来生搬硬套,而应充分考虑到其自身的特点,并依据其特点来形成适合自身发展的语法学体系。

  参考文献:

  [1]戴浩一 概念结构与非自主性语法:汉语语法概念系统初探 [J] 当代语言学 2002(01):106-107

  [2]胡明扬 现代汉语语法的开创性著作——《新著国语文法》的再认识和再评价[J] 语言科学 2002(01):107-108

  [3]夏亚梅,苏森,等 面向本体实例生成的有限汉语语法学习系统[J] 北京邮电大学学报 2010(05):67-68

范文七:“梁山好汉”个个都是好汉吗 投稿:彭沷沸

《水浒传》是大文学家施耐庵的巨著,一向受人称赞,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作品中人物各具魅力,栩栩如生。有广交朋友的及时雨宋公明,有武功高强的豹子头林冲,有天真直率的黑旋风李逵,有嫉恶如仇的行者武松,如此等等,俯拾皆是。

  但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些英雄就没有缺点了吗?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

  比如宋江杀阎婆惜这件事,我就有不同看法。阎婆惜虽然是个水性杨花、刁钻刻薄的妇人,但罪不至死。毕竟她曾和宋江同床共枕过,一日夫妻百日恩,如何下得了手?更何况,你宋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和一个小女子如此睚眦必报,实非君子所为。最多,分道扬镳算了。

  再看看林冲,官居80万禁军教头的高位,但妻子被高俅的义子高衙内非礼后,竟然为了眼下的安逸生活和社会地位,一再隐忍退让,就连在发配沧州途中,多次被解差为难之际,被洪教头步步紧逼之时,依然忍气吞声,幻想委曲求全,真是有失大丈夫的气节。

  喜欢杀人是李逵的缺点,虽然他确实杀了不少恶人,但也常伤及无辜,甚至有孩童遭殃。而且,他的造反只是想让自己快活,并未想为天下百姓做什么好事,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词语就是“快活”,可见他“革命”的思想不彻底,更不高尚。所以,即便他对招安极为反对,这样的人,最多也就是一介莽夫而已。

  还有那妇孺皆知的武松,有点心狠手辣。为报一己之仇,连杀两人,眼都不眨一下。有一身好武艺的卢俊义,不仅没有政治远见,热衷功名利禄,还不够精明,盲目自信,竟然听信说书先生的一派“妖言”,连一首简单的藏头诗都看不出破绽,轻易就上了吴用的当,对城府很深的李固也无一点防备之心……

  这样看来,“好汉”们身上的缺点还真不少。那为什么《水浒传》还这么受欢迎呢?我想,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缺点,才让他们看起来更真实,更有特点,也才让作品更具有研究价值吧!

  (指导教师 唐应淦)

范文八:“梁山好汉”个个都是好汉吗 投稿:唐輐輑

“梁山好汉”个个都是好汉吗 江苏兴化市文正实验学校八年级王丹 《水浒传》是大文学家施耐庵的巨著,一向受人称赞,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作品中人物各具魅力,栩栩如生。有广交朋友的及时雨宋公明,有武功高强的豹子头林冲,有天真直率的黑旋风李逵,有嫉恶如仇的行者武松,如此等等,俯拾皆是。 但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些英雄就没有缺点了吗?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 比如宋江杀阎婆惜这件事,我就有不同看法。阎婆惜虽然是个水性杨花、刁钻刻薄的妇人,但罪不至死。毕竟她曾和宋江同床共枕过,一日夫妻百日恩,如何下得了手?更何况,你宋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和一个小女子如此睚眦必报,实非君子所为。最多,分道扬镳算了。 再看看林冲,官居80万禁军教头的高位,但妻子被高俅的义子高衙内非礼后,竟然为了眼下的安逸生活和社会地位,一再隐忍退让,就连在发配沧州途中,多次被解差为难之际,被洪教头步步紧逼之时,依然忍气吞声,幻想委曲求全,真是有失大丈夫的气节。 喜欢杀人是李逵的缺点,虽然他确实杀了不少恶人,但也常伤及无辜,甚至有孩童遭殃。而且,他的造反只是想让自己快活,并未想为天下百姓做什么好事,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词语就是“快活”,可见他“革命”的思想不彻底,更不高尚。所以,即便他对招安极为反对,这样的人,最多也就是一介莽夫而已。 还有那妇孺皆知的武松,有点心狠手辣。为报一己之仇,连杀两人,眼都不眨一下。有一身好武艺的卢俊义,不仅没有政治远见,热衷功名利禄,还不够精明,盲目自信,竟然听信说书先生的一派“妖言”,连一首简单的藏头诗都看不出破绽,轻易就上了吴用的当,对城府很深的李固也无一点防备之心„„ 这样看来,“好汉”们身上的缺点还真不少。

范文九:梁山是劫富济贫的吗? 投稿:刘晛晜

小时候读连环画,知道梁山好汉是“劫富济贫”的。长大后细读《水浒》,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梁山好汉在多数情况下,是“劫富而不济贫”的。晁盖等人智取生辰纲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济贫”,用总策划吴用先生的话说,不过是“取此一套富贵,不义之财,大家图个一世快活。”后来东窗事发,朝廷派何观察到东溪村捉拿时,三阮已分了钱财,回石碣村打鱼去了。后来智取无为军,活捉黄文炳,攻破高唐州,克服曾头市,打下东平府都是将应有家私、府库财帛、仓廒粮米全部装载上山,不留一粒。

  你当然会说,富人不是因为富而被劫,而是因为为富不仁而被劫。《水浒》中也说:“但打听得有那欺压良善,暴富小人,积攒得些家私,不论远近,令人便去尽数收拾上山。”说得好听,但什么是“良”?什么是“善”?什么是“暴富小人”?有没有一个准确定义?如果有,谁来掌握?怎么执行?依梁山的标准看,卢俊义算不算“徐富君子”?结果怎样呢?还不是害得他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圣经》上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意思是在至高者看来,所有的人都是残缺的。绝对的“义”只存在在上帝的约柜里。如果交给一帮同是有缺陷,会说谎,要死去的人手里,结果就会以公正的名义造成更大的不公正。人们创造财富也并不是因为他品德高尚,而是因为他提供了别人需要的东西。一个人变富也与他的道德良善无关。梁山觉得由初步萌芽的宋王朝的市场秩序来确定一个人的收入不合理,企图以暴力在地上重建一个经济乌托邦。在那里人人以兄弟相称,“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论秤分金银,成套穿衣服”,动机好坏暂且不论,造成的结果是,梁山上的分配比山外的社会更不合理:领导人的收入是普通职工的一百倍。这是为什么?因为相对由“看不见的手”来控制的市场社会,由具体的人来控制的计划分配社会更容易走向极权腐败。当然分配时他们绝不会说要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但经验告诉人们,一旦由身陷具体利益、具体亲缘关系中的人来主导分配,就很难保证分配者的公正之心。由市场来决定收入分配当然也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相对由人来控制的计划分配社会,比如由领袖和他的亲贵系统来控制收入分配,我们认为,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市场秩序是所有分配制度中最好的制度,或者说最不坏的制度,且不是“之一”。这种分配方式,有一个明显的优点就是,不允许可见的人——尤其不允许有可见的掌握权力的人来介入分配环节,分配的过程全由“看不见的手”来操作,这样,就可最大限度地预防徇私。

  但事实是,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公平”、“正义”这些口号总能打动大众,英国的罗宾汉和中国的梁山好汉一样受欢迎,原因正在于,我们全都由一个漫长的,远比今天的工商业文明长得多的原始部落时期演化而来,我们从那里继承了许多与今天的文明很不适应的本能。在原始的狩猎采集时期,我们的先人由一个强壮的人带领,追求共同的猎物,共同的目标,然后由他根据每个人的贡献来分配食物。每个人都不允许做逾越本分的事情——实际上谁逾越了,谁就死路一条——大家必须同心协力才能勉强果腹,否则就会果了别人的腹。今天我们通过教育以及代代相继的文化革新,产生了许多新的道德、新的价值,但我们的本能还是通过遗传保留了下来。即,每当感到社会不公时,我们便渴望通过具体的人,或明君或圣贤,或侠客或义士,来重新组织社会分配。可这样的实验我们进行了两千年,一个梦做完了,再做一个,最后梦做完了,泪流干了,但社会总是走不出治乱循环的怪圈,二十多个王朝更替,成千累万的人头落地,并没有给这个族群带来幻想中的“公平”、“正义”,反而愈到近代,愈黑暗,愈专断,愈颟顸无知。

  因而,不要期待什么圣贤明主,有那望眼欲穿的功夫,不如去争取一个将权力关进笼子的制度;也不要谴责什么暴富小人,有那义愤填膺的功夫,不如营造一种将权力赶出市场的规则;更不要等候什么英雄侠士,有那端茶递水的功夫,不如自己站起做一个自由的人。我们相信,在上帝面前,每个人都是有限的。一个有限的人替另一些有限的人设计的天堂,不管叫均贫富,还是等贵贱,最终都会滑向极权主义。劫富济贫这些口号听听可以,拍成电影也叫座,真要强加给社会,往往会适得其反。因为在一个自由竞争的社会里,谁也不可能设计出一套符合全社会利益的分配方案,对于什么是“社会公正”也不可能达成共识。对于什么阶层、什么行业、什么人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报酬,唯一称得上“公正”的就是市场。我们觉得市场不公正,是因为我们的市场中权力因素太多。如果有一种制度——权且称之为法治——能将市场中的“看得见的黑手”锯掉,并保证每个人的机会均等和权利对等,市场就无所谓公正不公正。因为市场并不根据一个人的官位大小、道德优劣、学历高低来分配收入。决定一个人收入大小的因素是他的产品是否符合同胞的需要,而不是这个人的行为是否符合另外一些人事先设定的标准。如果根据道德好坏来决定一个人的收入可行的话,那么,武大郎就应该是阳谷县的首富,最有资格荣登阳谷县的福布斯排行榜,但没有。他虽然心地善良,且起早贪黑,但连一个县工商联委员的头衔也没挂上。倒是他的情敌西门庆,勾结官府,仗势欺人,反而垄断了阳谷县的药材生意,成为当地偶像级的青年企业家、纳税大户。

  梁山好汉的悲愤正是在这一点上被点燃的。他们觉得好人没有好报,坏人却富得流油,未免太不公了。但这里面要说不公,不公在“勾结官府”,而不在武大和西门庆的道德优劣。用《水浒》原话讲,就是“原来县吏都是与西门庆有首尾的”。由于专制制度权力没有监督,它必然要寻租利益最大的客户。因而问题的实质在于专制,而不是什么“奸臣当道,蒙蔽圣聪”。梁山好汉如果觉得贫富差别太大,贪官污吏太坏,不是把富人杀掉,大家都变成穷人,或者把富人的钱抢来自己花;甚至也不是把贪官杀掉,因为贪官是杀不尽的。如果没有新的制度理念,即使把宋徽宗赶下台,又有什么用?让宋江做皇帝,能比徽宗好到哪里呢?李逵做大将军,能比高俅正派多少呢?如果他们真有想法,就应当在梁山开辟一块根据地,在那里权力完全退出市场,每个人只要不侵犯别人的自由,就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才干致富。我称之为“抗宋民主根据地”。根据地实行普选,完全自治,重大问题交付公投,并把108人的小集团改组成罗马式的元老院,像招安这类事关梁山生死的大问题至少要先在元老院的会上一人一票表决,然后招才纳贤,逐步扩大自治区域,等“三分天下有其二”的时候,自然取而代之。当然,如果一时打不过,取代不了,也没关系,至少会给历史留下一段佳话,别开一种思路。从自身生存的角度上看,也不至于在朝廷的“以贼治贼”战略中,攻打同路人,落得个兔死狗烹、身败名裂的下场吧?■

  【曹澍荐自《随笔》2013年第4期/本刊有删节】

范文十:云台山概括 投稿:于糂糃

——云台山概括——

焦作云台山世界地质公园位于太行山南麓,河南省焦作市北部,面积约556平方千米,是一处以裂谷构造、水动力作用和地质地貌景观为主,以自然生态和人文景观为辅,集科学与美学一身的综合型地质公园。

公园分为云台山、神农山、青龙峡、峰林峡和青天河五个园区。云台山悬泉飞瀑、青龙峡深谷悠涧、峰林峡石墙出缩,青天河碧水连天、神农山龙脊长城,共同构成一幅山清水秀、北国江南的锦绣画卷。置身其中,流连忘返 公园由一系列具有特殊科学意义和美学价值、能够代表本地区地质历史和地质作用的地质遗迹组成。在裂谷作用大背景下形成的“云台山地貌”,是新构造运动的典型遗迹,是中国地貌家庭中的新成员。在长期处于构造稳定状态的华北古陆核上,发育了一套相对完整且具代表性的地台型沉积,完整地保存了中元古代、古生代海洋环境,尤其是陆表海环境的沉积遗迹。特殊的大地构造位置形成了独特的水动力条件,造就了公园特有的地理地貌特征,使其兼具北方之雄浑、江南之灵秀,并成为中国特殊植被的北届和最高纬度的猕猴保护区.2003年5月,焦作市国土资源局根据市委市政府工作部署,开始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工作,将神农山、青天河、峰林峡、青龙峡、云台山五个园区组合成一体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野外考察、资料收集制作及材料上报工作;2003年7月7日的北京评审推荐会上,焦作云台山以103.85的高分,排列在黄山、庐山之后位居第三,并于2003年11月14日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验收,2004年2月13日,在法国巴黎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评审大会上,被联合国批准成为首批世界地质公园。

云台山门票:旺季价格:120元/人(旺季:3月到11月)淡季价格:80元/人 淡季:12月到2月 免票范围:现役军人凭军官证或士兵证、离休干部凭离休证、70岁以上老人凭身份证、身高低于1.3米的儿童。半价票范围:在校学生凭学生证、残疾人凭残疾证、60岁以上老年人凭身份证。景区内部交通费:20元/人(05年5月1日开始执行)内部交通费免票范围:身高低于1.3米的儿童。注:景区门票为通票制,可游览云台山景区内的所有景点,有效期为两天,实行分景点验票的制度,共设山门、红石峡、潭瀑峡、茱萸峰等.

云台山导游词

在子房湖西畔,可见一沟名”黄楝沟“,里面景色宜人,最奇处是沟朝天伸展而出的几个山峰,相连成佛掌,故名“佛掌峰”。佛掌峰上有“天堂”,是一独家独户的自然小村庄。古时,苛捐杂税沉重,有人躲在佛掌峰上,开垦良田,遍栽果树,在上边过起了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躲过了官府的索取,无忧无虑,快乐似

神仙,故给自己的家园名之“天堂”。

再往前走,即见子房湖尽处,有两个小村庄绕子房湖东西而扎,这即是子房村,是张良的后世子孙繁衍而成的。在隋末唐初,刘武周和李世民先后在此屯粮食、兵器,故后人称之为“东仓”“西仓”。

(老潭沟、小寨沟景区)

老潭沟景区的特点为山雄水秀,峰高瀑急,沿水路溯水而上。山势高峻挺拔,水流急湍深邃。

过了低山头,前面出现了两条岔道,一条是台阶石梯,登上后可沿山坡石坂路向前行,路两旁郁郁葱葱,树可遮天,这些树木在石缝中生长,多有几百年的树龄;一条路是水路,橡皮船过“幽潭”,攀“仙渡”,可见昔屋一间,有若与世隔绝,旁有小道,直通“天瀑”。

“天瀑“是云台山景观之最,也是中华之最,此瀑落差310米,瀑宽约5---7米。天瀑之高雄冠九州,可谓”飞流直下三千尺“。瀑布如雷贯耳,沿途我们早有所闻,其势之壮,不见其面,已早闻其声。

与天瀑遥遥相望的对面山上,有“观瀑台“,此台为看水景的最佳观赏点。观瀑台边有一组山瀑持壁,瀑上青苔恰似孔雀落壁,被美称为“孔雀泉”

另外沟内还有“私语泉”“波浪石坪”’独秀峰””双秀峰””路功”等景点。沿路登监山顶,便是豫、晋两省分界处。

出了老潭沟不远处,有一石桥横架河谷,是通往”小寨沟”风云景区的通道。 踏阶而行,路边有碑,上书”小寨沟”。站在此处向对面山峰间寻找,可见高山群岚之中,有一古代官吏,头戴乌纱帽,乐悠悠地坐在山上,这就是当地人传说的唐公石。传说,明朝嘉庆年间,唐成因审了诰命,名声大振,却又遭到排挤,仕途坎坷,历遭磨难,在遭贬途中,经此地游山玩水以泄愁闷,越觉官场险恶。从此消了仕途之念,在此化仙而云,留下了这块山峰供后人纪念。

“小寨沟”旧名”小潭沟”,后唐王李世民在此消来了刘武周,此处是隋营唐寨,故名小寨沟。沟内多彩多姿的泉瀑溪流引人入胜,故也称”潭瀑川”。眼前出现了第一潭,即”龙蛇潭”,小寨沟地处深山老林人迹罕至,水多,潮湿,常有蛇蟒出入。相传有家夫进山砍柴,见有巨蟒在此饮水,蛇大为龙,因而得名。 过了龙蛇潭,有上下或者称山水两条道路通往景区。水路是供游客游览的,山路是回来的路,水路走不远,即见有群瀑自高岩处跌落,人称”九叠瀑”。瀑分三层,每个断层有两条瀑布相吸相融一个潭里,如情人一般,故此称”情人瀑”。 过了减肥石,即是”金龙卧波”,再往上走,忽然眼前一片开阔,”丫字瀑”迎面而来,瀑高十余米,深五、六米,地而开阔孤坦,但见四面青山相环绕,一块巨石仿佛自天而降,落在这里,供销游人休憩、乘凉、野餐、照相。

“清清漪池”水浅而清,色彩艳丽,青苔把一潭水映得碧绿无尘,不管有风无风,池内涟漪轻荡故名之,水池有鱼,但鱼体透明。水帘洞”处只出山崖上一挂瀑布分散成帘子状倾泻下来,此水四季长流,。旁有”狮子头”,其造型如一头活生生的小狮子一样逼真,故名之。

“狮头石”前整个山崖被水溶蚀而成钟乳状,下有两股水在离地米高处喷出,此乃”不老泉”在魏晋时景区内有逸人王烈,不食人间烟火,渴饮此泉,饿食黄精,寿至338岁,仍然健步如飞,不减少年。您不妨来尝一下。

我们进入小寨沟尽端,迎面可见几块怪石,有”唐王试剑石“、点将台,是李世民当年点将收兵的地方。站在”点将台“上,悬崖高耸,人如坐井底,故名”坐井观天“;县崖青苔高挂山崖,仿佛一只孔雀高挂架上,雀尾下一挂水帘,称作”凤尾串珠“。另外还有”灵龟吐珠“、”云龙播雨“”唐王饮马池“”石舟“”蝴蝶石“。 温馨提示:1、七八月是云台山的雨季,需要随时备好雨具,但雨中登山不存在危险,可以放心登山游览。 2、建议前往云台山穿着防水的衣服和防滑的鞋,不用必须穿旅游鞋。 3、夏季的云台山比山下或是城市的温度要低一些,感觉比较凉快,但没有必要穿长袖衫和长裤。 4、云台山有一种外型似蜜蜂的小虫,一定要小心。

云台山附近酒店

字典词典母亲的话费单阅读答案母亲的话费单阅读答案【范文精选】母亲的话费单阅读答案【专家解析】工厂管理秘籍工厂管理秘籍【范文精选】工厂管理秘籍【专家解析】优生优育知识宣传优生优育知识宣传【范文精选】优生优育知识宣传【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