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个年轻的护士手捧一件没有织完的毛衣走来,她问我:“你是宁宁吗?这是***妈临终前„„”说到这里,她用手擦了擦泪水,接着说,“这是她节省下来的钱托我买的毛线。她没日没夜地织,晚上,我查房时,她总是把毛衣藏在枕头底下,但终于被我发现了,她恳求我不要把毛衣没收了,并说这是她留给你的生日纪念品„„每当病痛难忍的时候,她总是望望枕头边没织完的毛衣,以微笑对待病痛„„”护士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我夺过毛衣,紧紧楼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