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所杀戮者众矣( ) 其故何也( )

13.对文中画线句翻译正确的一项是(2分)

A.王的罪行都是不好的。

B.王的惩处都是不好的。

C.王犯了罪行是不好的人。

D.王惩处的都是不好的人。

14.从宋王的言行中可以知道他的特点是:(1) (2) (4分)

15.唐鞅的结局可以用成语 来形容。(2分)

参考答案:

12.(4分,每空2分)多,众多 缘故,原因

13.(2分)D

14. (4分,每空2分)(1)残酷/暴虐 (2)愚蠢/不明事理 (3)偏听偏信(写出两点即可)

15.(2分)自食其果 自掘坟墓 作茧自缚 作法自毙

秦武王谓甘茂曰

【提要】

古人很早就知道语言的魔力及危险,语言传播事实,但语言也改变和颠倒了事实。擅长口才的人在驾驭语言的同时也深知语言的危险性。看看甘茂是如何运用语言和谋略来消解语言的危险性的。

【原文】

秦武王谓甘茂曰:“寡人欲车通三川,以窥周室,而寡人死不朽乎?”甘茂对曰:“请之魏,约伐韩。”王令向寿辅行。

甘茂至魏,谓向寿曰:“子归告王曰:‘魏听臣矣,然愿王勿攻也。’事成,尽以为子功。”向寿归以告王,王迎甘茂于息壤。

甘茂至,王问其故。对曰:“宜阳,大县也,上党、南阳积之久矣,名为县,其实郡也。今王倍数险,行千里而攻之,难矣。臣闻张仪西并巴蜀之地,北取西河之外,南取上庸,天下不以为多张仪而贤先王。魏文侯令乐羊将,攻中山,三年而拔之,乐羊反而语功,文侯示之谤书一箧,乐羊再拜稽首曰:‘此非臣之功,主君之力也。’今臣羁旅之臣也,樗里疾、公孙衍二人者,挟韩而议,王必听之,是王欺魏,而臣受公仲侈之怨也。昔者曾子处费,费人有与曾子同名族者而杀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参杀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杀人。’织自若。有顷焉,人又曰:‘曾参杀人。’其母尚织自若也。顷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惧,投杼逾墙而走。夫以曾参之贤与母之信也,而三人疑之,则慈母不能信也。今臣贤不及曾子,而王之信臣又未若曾子之母也,疑臣者不适三人,臣恐王为臣之投杼也。”王曰:“寡人不

第一文库网 范文频道
听也,请与子盟。”于是与之盟于息壤。

果攻宜阳,五月而不能拔也。樗里疾、公孙衍二人在,争之王,王将听之,召甘茂而告之。甘茂对曰:“息壤在彼。”王曰:“有之。”因悉起兵,复使甘茂攻之,遂拔宜阳。

【译文】

秦王对甘茂说:“我想出兵向东进攻三川(韩国一地名),取周室而代之,你如果能为我实现这一夙愿,我将至死不忘。”甘茂说:“我要求去魏国与他们相约,共同攻打韩国。”于是,武王派亲信向寿做甘茂的副使出使魏国。

甘茂来到魏国,对向寿说:“您回去告诉武王说:‘魏王已同意我的约定。但希望大王不要进攻韩国。’当大事成功之后,一切功劳归于您。”向寿回到秦国,把这话告诉了武王,武王便到息壤这个地方迎接甘茂。

甘茂到了息壤,武王问他其中的原因?甘茂回答说:“要进兵三川,必须先攻下宜阳,宜阳是韩国的大县,是上党和南阳两部间的贸易要道,长期以来,在宜阳积聚了两地的人力和财物,它名义是县,实际上相当一个郡。现在大王的军队要经过重重险阻,跋涉千里去攻打宜阳,实在太难了啊!

我听说,张仪西并巴、蜀,北取河西,南占上庸,诸侯并不因此就赞扬张仪的能耐,却称颂先王(秦惠王)的贤明。魏文侯派乐羊为将,进攻中山,三年就灭掉了中山。乐羊返回魏国,称道自己的战功。魏文侯拿出整整一箱群臣诽谤乐羊的意见书给他看,乐羊赶紧接受了文侯的批评,心悦诚服地说:‘这不是我的功劳,完全是主君的功劳啊!’我现在只不过是寄居在秦国的人,而秦国权臣樗里疾、公孙衍倚仗和韩国的关系,将来如果在攻打宜阳时对我进行非议,从中作梗,大王必会听从。如果这样,大王就欺骗了盟国魏国,而我又会白白招致韩国相国公仲侈的怨恨。

从前曾参在费地,费地有个与曾参同姓同名的人杀了人。有人告诉曾参的母亲,说:‘曾参杀人了。’曾参的母亲说:‘我的儿子不会杀人’,她仍然照样织布。过了一会儿,一个人跑来说:‘曾参杀人了。’曾参的母亲仍然织布。又过了一会,又有人来说:‘曾参杀人了。’曾参的母亲便惊恐万状,扔掉梭子,翻过垣墙,逃跑了。就连曾参这样贤德的人,他的母亲都对他产生了疑惑和不信任。现在我不如曾参贤能,大王相信我又不如曾参的母亲相信曾参,非议我的将不止三人,我担心大王恐怕会因为我的原因而扔掉梭子啊!”武王坚定地说:“我不听信别人的议论,让我们订立盟约吧!”于是武王和甘茂在息壤订立盟约。

后来甘茂攻打宜阳,5个月还不能攻下,于是樗里疾和公孙衍二人在武王面前进甘茂的谗言,武王几乎都要听信了,因而召回甘茂。甘茂到后对武王说:“息壤就在那里!”武王不得不说:“确实有这回事”。这时武王才又坚定信心,动用了全部兵力,继续让甘茂指挥作战,最后终于攻克了宜阳。

秦王谓唐雎曰:“寡人阅读答案

阅读语段,回答问题。

秦王谓唐雎曰:“寡人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安陵君不听寡人,何也?且秦灭韩亡魏,而君以五十里之地存者,以君为长者,故不错意也。今吾以十倍之地,请广于君,而君逆寡人者,轻寡人与?”唐雎对曰:“否,非若是也。安陵君受地于先王而守之,虽千里不敢易也,岂直五百里哉?”

(1)解释文中加粗词的意思。

①直:________ ②虽:________ ③逆:________

④若是:________⑤对:________

(2)找出文中两个活用为动词的形容词,并作解释。

①________:________

第一文库网 范文频道
________________。

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寡人”系古代帝王的谦称,你还能列出帝王的其他谦称吗?(至少写出两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秦王对唐雎说话时是怎样的语气?这表明秦王怎样的态度?结合本段谈谈你对秦王的看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由唐雎的回答,可知安陵君的态度是坚决的。然而,面对秦王的威胁,唐雎是怎样表现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答案:

解析:

(1)①仅仅;②即使;③违背,违抗;④像这样;⑤回答;⑥用;凭;把……当作

(2)①广:扩大;②轻:轻视

(3)朕、孤等

(4)质问、威胁的语气;表明秦王对此事的不满;先礼后宾,恩威并施,感气凌人,先软后硬的虚伪、骄横、狂妄、自大。

(5)镇定自若、冷静从容、毫不畏惧。

公孙龙思想

公孙龙思想之我见

摘要:公孙龙是一位承上启下的过渡性的人物,又是一位颇具学术性和思想深度的大师,但他的思想不求完备,只是表现为随手拈来。公孙龙的许多命题虽都有唯心主义和诡辩论的错误,但他所代表的名家的名辩思想为我们后来人提供了宝贵的财富。

关键词:公孙龙 白马非马 离坚白 逻辑

公孙龙,姓公孙,名龙。大约生活在公元前320年至公元前250年左右,是战国末年的赵国人。他善于辩论,提倡“白马非马”的观点,他是名家学派的主要代表人之一。由于公孙龙还提出了“离坚白”的观点,坚持“坚白石”的“坚”和“白”是相分离的,因此,历史上还有人称他的学说为“离坚白”。公孙龙所留下的著作不多,大部分都已散失,现存最著名的《公孙龙子》,虽然也有许多人对这本书的真假提出了怀疑,但大多数人还是承认除《进府篇》是后人摘录公孙龙的言行外,《白马论》、《指物论》、《通变论》、《坚白论》和《名实论》这五篇都是公孙龙本人的著作,这些也都为我们后来人研究公孙龙的思想提供了主要依据。

公孙龙提倡的“白马非马”的观点,可以说是他的代表观点。说起“白马非马”就会想起公孙龙,而说到公孙龙就不得不提他的“白马非马”这个观点。“白马非马”这四个字,在我第一次听到时我很糊涂。“白色的马不是马”这是字面的意思,那么白色的马怎么不是马呢?这个观点显然是错误的。按照公孙龙的意思,白色的马那是“白马”,而不是“马”。“白马”是具有“白”的色和“马”

的形,而“马”只具有“马”的形。我认为公孙龙是把某个事物中的某种性质和这种事物分离开了。在公孙龙看来,“白马”只能专指白色的马,不应包括黄马、黑马,而“马”是包括黄马和黑马的,所以“白马”不能等同于“马”,如果把“白马”等同于“马”,那么白马之中就应包括黄马和黑马了,因为马里面是包括黄马和黑马的。由此可见,所谓等同于“马”之名的“白马”之名,必然是一个名实不当了。

乍一听仿佛公孙龙所说有些道理,“白马”的确不能包括黄马和黑马,它们是同一等级的概念。但仔细一想,虽说白马不能包括黄马和黑马,可那就能说白马不是马么?这显然也是不正确的。公孙龙在这个命题上是犯了混淆外延和内涵的错误,也就是逻辑上的属种之别。公孙龙认为事物和概念之间是有差别的,是绝对没有任何联系的。在他看来“白马”和“马”这两个概念是不同的,所以它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但公孙龙不知道的是,从“白马”和“马”这两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来讲,它们是有区别的,“马”概念的内涵小,“白马”概念的内涵大,但是“马”这概念的外延却比“白马”这个概念的外延广,它包含了“白马”在内的所有马。这两个概念在逻辑上是属种关系,在哲学上是一般和个别的辩证统一的关系。 还有在《白马论》中,公孙龙说:“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在我

第一文库网 范文频道
看来,这句话根本就是无意义的:一种事物和一种颜色当然不能等同,我们肯定不能说一个桌子和黑色是等同的。人们也不会去刻意强调这个东西啊。按照公孙龙

的说法,难道黑色的桌子就不是桌子吗?再说,世界上的人分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那难道能说哪种人不是人吗?我认为公孙龙犯得是很低级的错误,只能说“白马”是身上为白色这样的马,而不能说成是“白马非马”,也许是这个“非”字在这里使用的不恰当吧。“非”字在一般人看来是“否定”、“不是”的意思,“白马”只能是“非黄马”、“非黑马”,而绝对不能说是“非马”。也许这浅显的道理公孙龙也是明白的,因为在《白马论》一文中,虽然客方多次讲到“有白马不可谓无马也”、“有白马为有马”、“天下非有无色之马也”等等属于常识性的命题,并且以此来对公孙龙提出质疑,然而公孙龙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却从来没有怀疑或否认过这些命题的正确性。

其实,在“白马非马”这个命题上,我到现在也不理解它真正的含义,有些资料上说“非”字是“有异”的意思,而不是“全异”的意思。公孙龙其实要表达的是“白马”是有异于“马”的,而不是完全不等同于“马”。不过我想,我们现代的人也只能从公孙龙留下的文章中去根据自己的知识水平去理解,关于公孙龙的真正意思我想我们谁也不知道啊。

说完了公孙龙的“白马非马”,再来说一下我对“离坚白”的看法。如果说“白马非马”是诡辩论的话,那么我认为“离坚白”更是无稽之谈,在我看来纯粹就是荒诞。“离坚白”说的基本观点是:按照一个正常人的常识来说,如果有一块石头很坚硬,并且它的颜色是白色的,那么人们会称它为“坚白石”。而公孙龙确认为这个“坚”

和“白”不能放在一起,因为他认为“坚”和“白”是有差别的,所以不能同时是石头的属性。公孙龙说:“视不得其所坚而得其所白者,无坚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坚者,无白也。”这个意思也就是说,当你看到这块石头是白色时,却得不到“坚”;当你摸到这块石头是坚硬的时候,却得不到白色。这种见与不见得情况,公孙龙叫做“一一不相盈”,即“白”与“坚”是互不渗透的。于是,他得出了“坚”和“白”是相分离的,不能把这块石头叫做“坚白石”。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观点时,我觉得十分可笑。坚硬和白色的确是石头的两个属性,如果单单拿出这两个属性,不与任何事物联系,那必定这两个属性间是没有任何联系的,但如果这是在描述这块石头,那么这两个形容词都是在说石头,管这块石头叫做“坚白石”,并不代表这个“坚”和这个“白”有什么联系,只是指这两个属性同时在描述这个石头,而是对石头发生的联系,可以说成是“坚硬的、白色的石头”。公孙龙说:“坚和白不能同时是石头的属性”这更可笑。举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例子,“苦瓜”是我们日常的一种蔬菜,它是绿色的,是苦味的。这个“苦”和“绿”也都是形容这个瓜的。我认为这个瓜一开始就被人称为“绿苦瓜”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只是在说这个瓜是“绿色的”,味道是“苦的”,这有什么错吗?那么我们再说那个石头,为什么我们在摸它时同时也看呢?而在看时又同时摸呢?如果非像公孙龙所说,摸只能得到“坚”,得不到“白”;看只能得到“白”,得不到“坚”,那我们就要怪我们的老祖先了,为什么不给我们创造一种器官,在摸得同时

能看呢?话说到这个份上,有些狡辩的意思了。

公孙龙的“离坚白”说是不正确的,他虽然看到了坚和白作为事物的共性和一般的概念是有差别的,但他割裂了感官和感官、感觉和感官、感觉和感觉之间的联系。他片面夸大了事物的差别,把共性和个性割裂开来,又把一般说成是脱离个别而存在的独立实体。就一般人的常识而言,如果离开任何具体事物,比如“坚白石”,离开了“石头”就无所谓“白”和“坚”,它是从一切具有“白”和“坚”属性的具体事物中概括出来的,它是一种理性思维的抽象。公孙龙只看到了一般和个别的差别,看不到二者之间的联系,于是便得出了一般先于个别而存在,一般能脱离个别而独立的错误结论。

“白马非马”和“离坚白,这两个命题是公孙龙思想的代表,除了这两个命题,公孙龙还有许多让人看起来莫名其妙的命题。如在《通变论》中,公孙龙提出了一些命题。“二无一”命题,“羊合牛非马”、“牛合羊非鸡”的命题,“鸡三足”、“牛羊足五”,还有“青以白非黄”与“白以青非碧”等命题。这些命题听起来都是让人糊涂的,有的是偷换概念,有的是违反划分规则,有的是不相干类比的。这些命题不仅在哲学上反映了“离坚白”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观点,而且在逻辑上常常也陷于自相矛盾之中。

对于公孙龙的思想,有许多到现在我都无法接受,为什么一般人加以否定的,他要拿来肯定呢?这有意义吗?也许这就是名家的特点吧。尽管公孙龙在哲学上和逻辑上有唯心主义和诡辩论的错误,

可他在哲学本体论上是坚持唯物主义的,并且在正名思想这方面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可以这样说,公孙龙在逻辑上的贡献超出了他以前的所有思想家。虽在孔子时便提出了正名的思想,但公孙龙却把它提升到了逻辑的角度,在以后的墨家和荀子,都继承和发展了这个学说,使这个思想更加完善。因此我们对公孙龙还是加以肯定的。 参考文献:

1、周云之 《中国逻辑史》 山西教育出版社

2、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教研室 《中国哲学史》 北京大学出版社

3、冯友兰 《中国哲学简史》北京大学出版社

“秦王谓唐睢曰:“寡人以五……”阅读答案

秦王谓唐睢曰:寡人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安陵君不听寡人,何也?且秦灭韩亡魏,而君以五十里之地存者,以君为长者,故不错意也。今吾以十倍之地,请广于君,而君逆寡人者,轻寡人与?唐睢对曰:否,非若是也。安陵君受地于先王而守之,虽千里不敢易也,岂直五里哉?

秦王怫然怒,谓唐睢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睢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睢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人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剑而起。

1.用/标示下面语句朗读的语意停顿,每句标一处。

第一文库网 范文频道

虽 千 里 不 敢 易 也;公 亦 尝 闻 天 子 之 怒 乎

2.解释下列加粗的字。

(1)易安陵( )

(2)君逆寡人者( )

(3)故不错意( )

(4)秦王怫然怒( )

3.请用现代汉语翻译下面的句子。

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唐睢提出布衣之怒的目的是什么?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作者写秦王说话时是怫然怒,而对唐睢却无任何表情、神态描写,这说明了什么?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答案:

1.虽千里/不敢易也;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或公/亦尝闻天&)

2.(1)交换

(2)违背

(3)同措

(4)盛怒的样子

3.平民发怒,也不过是摘掉帽子,光着脚,把头往地上撞罢了。

4.针锋相对,显示了平民的力量,阻止秦吞并安陵。

5.说明秦王当时已理屈词穷,恼羞成怒,不得不威胁和恫吓,说明了秦王虽强大,但此耐已陷入被动的处境。而唐睢却相反,沉着稳定,气度自如。(以上主观题意对即可)

秦惠王谓寒泉子曰

【提要】

苏秦的合纵政策发生效用之后引起秦惠王的愤怒和不满,秦国开始谋划对策来应对合纵战略。于是作为连横派的核心人物张仪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大显身手。

【原文】

秦惠王谓寒泉子曰:“苏秦欺敝邑,欲以一人之智,反覆东山之君,从以欺秦。赵固负其众,故先使苏秦以币帛约乎诸侯。诸侯之不可一,犹连鸡之不能俱止于栖亦明矣。寡人忿然,含怒日久,吾欲使武安子

第一文库网 范文频道
起往喻意焉。”

寒泉子曰:“不可。夫攻城堕邑,请使武安子。善我国家使诸侯,请使客卿张仪。”秦惠王曰:“敬受命。”

【译文】

秦惠王以寒泉子说:“苏秦欺负我们太甚,他企图凭一个人的雄辩之术,来改变山东六国君主的政策,企图连结合纵之盟来抗拒和欺扰秦国。赵国原来就自负兵力雄厚,所以就首先派苏秦用重礼联合诸侯订立合纵盟约。然而,诸侯各怀心思,企图和步调的不可一致性就像把很多鸡绑起来不能栖息在一处,合纵不成,这是很明显的道理。寡人为苏秦的事痛恨已久,因此想派武安君白起去会见崤山以东的各诸侯,让他们明白天下的局势。”

寒泉子说:“不可以这样。攻城掠地,可以派武安君率军前往,然而假如出使诸侯、为我们秦国争取利益,那大王就应该派张仪才行!”秦惠王说:“我完全接受你的意见。”

赵惠王谓公孙龙曰寡人事偃兵十馀年矣原文及翻译:

一、原文:

赵惠王①谓公孙龙曰:“寡人事②偃③兵十馀年矣,而不成,兵不可偃乎?”公孙龙对曰:“偃兵之意,兼爱天下之心也。兼爱天下,不可以虚名为也,必有其实。今蔺、离石④入秦,而王缟素布总⑤;东攻齐得城,而王加膳置酒。秦得地而王布总,齐亡地而王加膳,所非兼爱之心也。此偃兵之所以不成也。”今有人于此,无礼慢易⑥而求敬,阿党⑦不公而求令,烦号⑧数变而求静,暴戾贪得而求定,虽黄帝犹若困。

——节选自《吕氏春秋·审应览第

第一文库网 范文频道
六》

【注】①赵惠王:战国时期赵国国君。②事:致力。③偃:停止、消除。④蔺、离石:地名,赵国土地。⑤布总:用麻布束发。⑥慢易:傲慢无礼。⑦阿党:结党营私。⑧号:号令,法令。

二、翻译:

赵惠王对公孙龙说:“我致力于消除战争有十多年了,可是却没有成功,战争不可以消除吗?”公孙龙说:“消除战争的(想法),体现了兼爱天下人的思想。兼爱天下的人,不可以靠虚名就能实现,一定要有实际。现在蔺、商石二县归属了秦国,您就穿上丧国之服;向东攻打齐国夺取了城邑,您就安排酒筵加餐庆贺,秦国得到土地您就穿上丧服,齐国丧失土地您就加餐庆贺,这都不符合兼爱天下人的思想,这就是消除战争之所以不能成功的原因啊。”假如有这样一个人,傲慢无礼却想受到尊敬,结党营私处事不公却想得到好名声,号令烦难屡次变更却想平静,乖戾残暴贪得无厌却想安定,即使是黄帝也会束手无策的。

三、点评:天下兼相爱则治,交相恶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