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这一次我们就是要生产雪!

试想在一条充满圣诞气息的丛林秘境

雪花纷纷落下

你抱着我,我吻着你

此刻点亮圣诞之灯

雪与灯光下的爱与甜蜜又怎么能用言语形容?

想看雪吗?

想让你们的爱情更浪漫吗?

还有

想抽到Iphone 6S吗?

回到维多利亚时期我们需要什么

其实只是往前推个一百多年而已,没有什么难的

首先说一个会被大部分人忽略的东西

电灯是1878年开始进入英国家庭的,而爱迪生改进了灯丝的材质,最终通用电器普及电灯已经是1906年的时候,维多利亚时代已经结束

所以,在整个维多利亚时期,蜡烛和煤油灯仍然是主要的照明工具

以唐顿庄园为例,第一季的时候是1912~1914年间的事情,而那时他们才刚刚安装电灯

于是我们需要一个熄灯器

镀银熄灯器

这种长柄熄灯器,可以用来熄灭烛火并不伤害到手

1876年贝尔在费城博览会上展示了电话,但是在英国,电话的普及要更晚,同样回顾一下唐顿庄园,第一季的时候安装了电话,管家很小心翼翼地使用,而只有少数家庭拥有电话

所以电报和信件仍然是主要的通讯方式

这样我们就需要蜡封和拆信刀,来使通信变得更富于趣味

不同年代和国家的拆信刀

火漆印章

信件可以用手写,而文件得用上打字机,踢踢踏踏地敲击着键盘,写到一行的末尾会有“叮”的一声

音乐则通过留声机来播放黑胶唱片

1940S打字机与教授&西尔维安黑胶唱片

如何让英国人愤怒得打起仗来?把他们的茶倒掉就可以了

又不用工作,又不想打猎,无事可做的英国贵族不喝茶你让他们干什么去呢?

Mason家族在十八世纪末期年发明了铁矿石瓷

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42353693.html
器,这种瓷器使英国瓷器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拥有了和其他国家的瓷器完全不同品种

梅森铁矿石,瓷罐

海军蓝镀金+金泥描绘茶碟

餐具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贵族皇室都要使用刀叉和勺子,不同的是那些闲的蛋疼的贵族们为了让仆人们有事可做,都用银质或者镀银的餐具,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惨淡的阳光下借着银器的反光得到一些温暖的错觉

贝母镀银1900年代黄油铲和叉子一套

甜品勺,瓷面勺、兽角柄纯银环子镀银勺,水果镀银勺

1910年贝母柄雕花银质刀叉

信也写了,茶也喝了,吃过晚饭点上烛火,看点书吧

用手翻书?你太天真了,只有小说可以用手翻

维多利亚时期的贵族老爷们还有一项利器就是翻书板

手指上有油脂,而古籍的纸张又太脆弱,翻书板受力均匀又干净

牛角翻书板

于是睡觉前再用一次熄灯器,维多利亚时期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的时代到了

电影《梅兰芳》开头,邱如白对着梅兰芳说:“你的时代到了。”背景后面,是一个纷乱的年代,黄马褂被镶进了镜框,大总统走马灯似地换着,前清遗老们一抱拳,算是向以往的传统和生活方式诀别。   新文化运动打开了人们的思维,也打开了人们的眼界,整个社会的审美心理在潜移默化中产生着剧变。戏园子里,方桌已经被撤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长椅,观众也杂了起来,不仅是爷们,还有太太、姨太太、小姐、大婶、小姑甚至女学生,人们从听戏变成了看戏。唱的好不好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美不美,才是最主要的。   于是,一个属于梅兰芳的时代悄然来临。   时光飞逝,经历了极不平凡的2008年之后,2009年也在一片肃杀、动荡中悄然来临。   从1978到2008年,我们经历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在这30年里,中国的企业家们、管理者们在当时的社会中又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国内的一位经济学家曾将胡润中国富人榜前200名的背景做了一个详细搜索,将他们的创业时间和背景做一个分析。在第一个10年里创业的人,55.3%是农民和无业人员,17.1%的人是港澳同胞(实际大部分是移民出去的内地农民,只是他们有亲戚在港澳)。所以大体上有72%左右的第一代企业家是农民和无业者出身。第二个10年创业的企业家中,71.9%的人是国家干部和国企职工出身。第三代企业家中,9个人里有5人有海外留学和高科技背景。   企业家的成长反映出中国社会的变化。第一个10年创业的人基本上都处于社会的最底层,用今天的话讲就是所谓的“弱势群体”,没有机会到政府和国有企业工作,或者因为投机倒把坐过牢,所以只好自己创业。第二个10年激励机制发生变化,20世纪80年代之前要安电话、坐飞机、坐软卧都必须是政府官员,但之后私营企业主坐的车、住的房子可能比政府高级干部还要好,这就是激励机制的变化。政府工作的人员下海是社会的巨大进步,对国家的贡献要比他们在政府工作大得多。第三个10年吸引了很多海外归国人才,这与中国的更开放、自由,产权更好的保证有很大的关系。   诚然,这三代

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42353693.html
企业家在推动中国社会改革和经济成长方面是起着不同的作用。但他们在刚刚过去的30年中,也和这个时代一样,有着大致相同的价值取向――挣快钱的多,基业常青的少;抓市场机会的多,向管理要效益的少;自私自利的多,担负责任的少;破坏环境的多,与环境友好的少;打擦边球的多,依法行事的少;看眼前利益的多,系统思维的少;讲发展速度的多,看发展质量的少;狂妄自大的多,谦虚谨慎的少;做生意的人多,当企业家的少;相互欺诈的多,讲诚信的少……   古语讲,物极必反!这一切都在给我们一个又一个再清晰不过的警示――过去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向的终结!60年一个轮回,2008年,我们步入了一个拐点!   2009年,不仅仅是新的一年的开始,也是改革开放下一个30年的起点。我坚信,在未来的30年里,新的增长方式以及新的管理模式必将出现!经济结构和增长方式调整也必将完成!我们从一个严冬起步,历经这个寒风刺骨的冬天,待到山花烂漫时,能在丛中笑的企业,一定是那些――讲诚信的,负责任的,可持续发展的,重管理的,避风险的,系统思维的,勇于创新的,懂战略的,与环境友好的……   前几年,有位媒体同行跟我开玩笑:“你们智囊传媒想法挺好,就是做得太累!就像电信产业的3G,看上去挺美,就是发展得不快!”可现而今,我坚信,我们的时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