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房花木深

【范文精选】禅房花木深

【范文大全】禅房花木深

【专家解析】禅房花木深

【优秀范文】禅房花木深

范文一:禅房花木深 投稿:蔡螭螮

题破山寺后禅院常建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最喜常建的这首诗,人间静雅幽深已是极致。黑瓦黄墙,深山古刹,寺院走廊回环,飞石流泉,有着江南水乡的灵秀,潭影鸟语的空灵。春光明媚之际,梵音唱响之时,一池白鸽翩然飞起,风动影动,心却不动。惟见参天古木与日光云影倒映水中,湛然空明,心中的凡俗杂念顿时涤荡殆尽。

想那花木扶疏之间,鸟声细细,潭影绰绰,踏着这方清幽与碧翠,心自安然,澄净,仿佛是一个袅袅娜娜的仙子,正把一篮春色撒向人间,纤手轻扬处,满世界的花红柳绿;又仿佛是佛前的一株青莲,正在侧耳聆听佛的义理,一袭微风过,莲身轻舞摇曳,幽香沁骨。 人生草木之间,生死荣枯,不过是闲看落花飞舞,细数流萤点点,从中参悟出季节的荣枯衰败。晨曦,那一丛幽竹上的晓露未干,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儿在微风下将动未动,心已豁然,人生,很多时候不就是纠缠于这动与不动之中么?

独自漫步于这幽幽古寺中,看着那一棵棵参天古树,枝叶繁茂,径旁幽草丛生,满目碧翠,心底总是冒出一个词:丰盈。草木也罢,人生也罢,都要追求一种生命的丰盈,都要进行一场毕生的内心修炼,在平俗的生活中,将一颗蒙尘的心时时擦洗,当舍则舍,当弃则弃,再时时积淀并内化出一些本真纯碎的底蕴来。

人生譬如一树花,花开花落间,自是一个轮回。轮回兜兜转转,来年花姿枝头俏,或许正是此刻随微风轻轻摇落的那一瓣,来年,会不会也有一个人以同样的心情来打量那同样的一朵花呢?流年似水,不变的,只有留存在心底的那些永恒的记忆与光阴里久长的积淀。 禅房花木深,其精髓,尽可在一个深字里细细品味,唯其深,则愈显其静,避开俗世喧嚣,卸掉心上俗尘,只以一颗纯净安宁的心来感受,那小径幽深曲折的美,那波光摇曳潋滟的美,那潭影清澄空灵的美,那鸟语凌空远去的美,一切,自在眼中,亦在心中。

很多时候,陷在俗世纷扰与忙碌中的我们,是不必要刻意去寻求一方深山古寺去遁逃,去享受那一方安宁与纯净,心中有禅,则遍地莲花。一只天空中回旋的飞鸟,一株枯枝上默然盛开的花朵,一人独坐面对茶盏里翻飞起伏的茶叶,都是一片净地,都能开出一朵禅意的花来。

在自己的心中开辟出一片净土,建一座禅房,那里也会有花木丛生的小径,有潭影鸟语的空灵,有梵音轻唱的缭绕,点一支香火,为自己心中盛开的禅之花虔诚祈念吧!撑一叶小舟,在滟滟清辉里随波飘荡,耳边有微风拂过,舟旁有云影相随,心地顿时开阔的如同这天地般博大。

一盏茶,一卷书,独坐晨光里,任窗外高楼林立,车马喧嚣,我自漫步于我心中的禅房,轻轻缓缓,不争,不言,只把一颗心完全的交付出去。我只要,我的世界清宁纯净,无论,斜阳西下暮色如水,还是,月淡星稀人寂鸟归,无论,花开繁盛草木葱茏,还是万木萧萧西风渐紧,我的心,亦是情幽幽,意缓缓。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禅房里的光阴最是纯净,那一扇小窗望过去,不尽的草木,偶或一条蜿蜒小径隐现出来,鸟影,风影,花香,草木香,都曾轻巧入诗,像嵌在我梦里的

一瓣花,幽香沁人。那些清浅的时光,就这样静静地落在这梦的花瓣里。

禅房花木,一个独我的世界,无争,无扰,只顾自在清宁。独自的岁月蜿蜒绵长,我的心,也如一朵安然绽放于深山幽谷的兰,不求绰约明艳,不求万人竞赏,只要固守一方清风明月的山河,在禅意幽深的岁月里独自沉香。

范文二:3.禅房花木深(一) 投稿:萧翜翝

禅房花木深(一)

我还记得两周前的周六,稀薄的阳光下上百年老树的枝桠,和微微起翘的檐角。 希成爷爷指着院子里一人抱的树,“已经没救了。这叫‘疯枣病’,传染性的,发起来一片的树都会死掉。”

在老家,我们叫这种树“鸡蛋枣”。枣大如鸡蛋,未红透的时候就引逗着一村小孩儿,拿着长竹竿一拨拉,“砰砰啪啪”枣子雨下来,被砸得哇哇乱叫还不忘捡一颗塞进嘴里。 70多年前,张恨水在他的《随风珠玉》一文中写道:“‘野塘无人,藕花自开,青草没胫,群蛙乱鸣。’老僧夜归,顾谓其伴曰:‘五十年前,此地盖钟鸣鼎食之家也。’”

正拍照,老阿姨端着水盆经过,哼了一声:“破院子有什么好拍的,你看看我们厕所。” “哗”一声把水倒进泔桶里,酸臭味四散开来。

东四北沿沟胡同23号,梁启超故居,北京市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院子被住户的自建房劈成了两半,我数了数东半边的电表,11家。

《四合院——砖瓦建成的北京文化》援引一位在四合院里生活过多年的建筑学家的话,“你别把四合院说得那么好,我可受够罪了,再也不愿住我那四合院了。它哪里有院啦?!比走道还窄,死了人都搭不出去,还院哪!”

所以,我见到的是大杂院。

旧日的大杂院应该算一种居住形式,区别于四合院独门独户四合院,是老北京贫民的聚居地。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大多为下层人士,或做小本生意,挤挤挨挨在一个院子。在这里,全然没有四合院人家的闲情逸致,和睦恭谦,鸟语花香。用老舍先生的话来说:“铜子不平等,什么也不用说。”

新中国成立后,很多四合院改为国营工厂的职工宿舍。

七八十年代,长期的政治运动和50年代高生育带来的人口膨胀,使北京出现了新型大杂院现象——住户多,环境杂乱。从1976年夏天盖抗震棚开始,住户纷纷在四合院空地上自盖建筑,一直到如今,私搭乱建的情况也没有好转。

我方向感差,现在进院已经完全摸不清原有的格局了。

小巷子的围墙上贴了一张广告,“独门独院四合院急转,400万。”

东四四条1号、3号和5号据说是光绪年间户部侍郎绵宜的宅子,垂花门上额枋上画着一个胖小孩,依稀可以想见当日雕梁彩绘的风采。

范文三:禅房花木深 投稿:白遮遯

一盏茶,一壶酒,一把古琴,一场秋雨。

  蛙声稀稀落落,蝉声碎碎点点,禅院里千年古树的枝叶开始变黄,生命走向另一个季节。( 书村网 www.mcqyy.com )

  佛说,木铎之心。想来便是五蕴皆空,六尘非有之意。

  我曾无数次寻觅自己的栖隐处,见过大漠狂傲,黄沙漫天;邂逅过江南柔情,乌镇炊烟;也曾在群山万壑中乘一叶兰舟,任木浆荡起岁月的涟漪,观岸边渔夫垂钓,垂钓不上逝去的流年。古刹梵音,烟氤缭缭,经书万卷,我的灵魂在古木掩映中逐渐清晰,被世俗包裹的心灵褪去色彩,掸去灰尘,留下一生空灵。

  佛说,五百次的修炼,才换来今生的擦肩。每个人都会在生命的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遇到自己的前世,哪怕刹那的擦身,也足矣。我的前世是什么?是佛前的一盏油灯?是朝圣者手中的一颗念珠?亦或是香炉里的一缕氤氲?直到在禅院里邂逅那些千年古树,我才相信自己定是那些古树中的一棵,而树干上也定有一圈属于我的年轮,任时光洗濯,任岁月打磨。

  茅亭花影睡意正浓,芍药园圃滋长苔纹。我的前世定与常建在这里相逢相知。也曾遮阳掩云,也曾倚靠憩息,也曾吟风作诗,也曾在枝叶间遥岑远目。

  《楚辞·九章·涉江》中记载:“乘鄂渚而反顾兮”。鄂渚是常建的隐居地,也必是我前世之所在。以前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我走过你走过的路,看过你看过的风景,是不是就更靠近你一点。”当我的脚步印在这片土地上,我便知道,我离你越来越近。”沿着你走过的青石路板向禅院后山走去,向佛祖走去,层峦叠翠,林泉淙淙,竹影清风,在薄雾消散与阳光洒下偶然相遇的瞬间,我与你步履重合,继而心意相通。曩日夜里你在古树下抚琴品茶道一句:“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今夕我在花木深处和一句:“余亦谢时去,西山鸾鹤群。”然后你我都笑了。乐哉悠哉妙哉!

  如果说你的宿处是鄂渚,那么我的宿处定是万树掩映中的一宇禅庙。无关乎名声,无关乎偏僻,无关乎来者,只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禅房便好。或打坐诵经,或与几个僧侣煮茶品茗,或敲响钟磬之音。剪一缕清风,裁一段清远的时光,染一滴浓墨,在素笺上写下:锦瑟流年,须臾回眸,半屏浮生,残阳飘横。作为生命的扉页,成为你我宿命无法破解的一盘棋局。

  连绵的山,无尽的江流,佛塔隠见,烟竹殷梦。树下长满各种不知名的野花,树上结着令人垂涎的野果,偶见几只松鼠在枯叶上驻足,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在林间奏响一曲先秦古乐,万物般若,必是舍弃了心里的执念,甘愿在山林间悟一世禅机,等待万世轮转。我曾问自己是否真的愿意舍弃世俗红尘,只做一个与清风为伴山岳为友的女子。我答不上来。如问佛祖,他定会说,人的归宿皆是莲花台。

  廊桥遗梦,断桥残雪,红巾翠袖也好,古栈深渊,淡月疏菊,清泉涓流也罢,生命的起承转合必会经历这些,情感的牵绊会致人身陷囹圄,也会使人迷途知返,豁然顿悟。无问,无想,在清秋里做个素净的梦便好。

  清秋的雨,带来瑟瑟凉意,山间雨打枝叶声惊扰了沉睡千年的花木,以及一个叫常建的诗人。我在佛前的油灯里看见他卷起一袖淡泊闲适,诗意的在禅房花木下抚高山流水,吟清风明月,品今生与前世因果开出的花茶。

    高二:张琪

范文四: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投稿:何霽霾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但馀钟磬音。——《题破山寺后禅院》常建日子可以过得很紧迫,平仄交织,参差错落,各种琐事纷呈而至,密匝着一颗凝重而紧张的心,闲暇一刻,都似多余;日子亦可以过得很淡泊,一曲清音,一窗宁静,几页闲情,时光不惊,我亦不扰,世如菩提净,心似莲花开。它们就像是两个极致,一个位于此岸,一个坐落彼岸,而我们就是摆渡其间的舵手,不为在某种状态中停泊,只愿找到一个适宜的节奏,荡橹而行。其实,最适宜的步调,莫过于呼吸的步调,气始于自然,顺应身心,过急则损精耗神,过缓则疲心怠意,只有动静相随,劳逸结合,方能将俗常日子过得平稳而持久。

我虽不信佛,却相信世间万物皆具有慧根和禅性。草木不言而自发幽香,淡对四时交替,轮回迭变;山水不语而顶天立地,静待世事沉浮,沧海桑田;复杂的人心,亦带有禅意。很多时候,无论是身心疲惫,还是事务繁忙,一曲清音便可以涤荡我们仆仆一路的风尘,一片白云,便可以放慢我们急促前行的脚步。真正的静好,并非是欲望的澎湃,亦非内心的无求,而是一种从容的心境,宽和的气度,呼吸的步调。倘若生活节奏较快,莫如适度放慢些,知止而后能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倘若生活留白较多,内心荒草蔓延,莫如让自己忙碌起来,动则进,不动则殆矣。

一念起,世事纷纭,一念落,道法自然。红尘路上,我们皆是在心之起落间亦走亦停,与其说是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莫如说是渴盼一颗漂泊的心,能够在一剪静好的光阴中落定。“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并非每个步入深山之人,皆是清心寡欲的逸士,更多地,则是现世的短暂逃离者,毕竟一颗心,需要常常拂拭,方能保持明净。亦有一些人,赶赴禅林幽径,只是纯粹地欲要养性怡情,融合自然,体悟造物者的钟灵毓秀。人常说,红尘是道场,是于心的修行,唯有以出尘的心态渡入世的生活,方能自在。其实不然,随心便是自在,保持一个适宜的步调,亦可将简约的日子过得活色生香。

无论诗人以何种初衷步入山林古寺,他的内心都是平和而淡然的。清晨的阳光,和煦不炙,透过参差错落的枝叶,铺洒在石阶上、道路旁、眸瞳里,犹如明彻的琉璃佛光般,普照着芸芸众生,给身处迷津之人,以光明的指引。诗人缓步其间,踏着呼吸的步调,或观竹林苍翠,或闻雀鸟啾鸣,或参自然玄妙,或悟天地造化,身心已在不知不觉间,被这等清幽之境,空灵之气,漂染成一叶纯净的菩提绿。倘若说内心的澄净可以梳理生活的繁琐,那么自然的明彻便能够涤荡生命的污浊。也许这便是自然真正的魅力所在,很多人,明知短暂的旅行无法长久,却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逃离俗世烟火。

“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顺着苍翠欲滴的竹径拾级而上,诗人只觉愈往云林深处去,心情便愈是舒畅,意境也愈加悠远,仿佛此路直通向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复行数十步后,诗人不禁停住了脚步,深深地望向前方的花木掩映处,忽感一种明净的气息在四肢回荡。旦见其间隐约有两三点房屋坐落,简净隐蔽,清宁宜人,似与竹林幽径相融,又似修筑在幽深绵远的天边,着实令人叹为观止,敬意尤生。想必这便是他欲拜访的禅林古寺了!世人无不羡慕高人逸士的清净与淡泊,却又做不到真正的高蹈世外,六根清净。其实,深山有深山的玄妙,俗世亦有俗世的况味,只是多一分娴静,便少一分追逐,多一分清幽,便少一分熙攘。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不知不觉间,已是日上三竿,苍翠的枝叶在日光的照耀下焕发出勃勃生机,连往来穿梭的鸟雀也变得愈加活跃欢腾,一如诗人此刻的心情,愉悦而清明。举目顾盼间,只见一潭清幽明澈的泉水静静地流淌,似要为每一位与之邂逅的过客皆送上一份沁心的清凉。走近水潭,更是让诗人为之陶醉和惊叹。只见天地自然

连同自己的身影皆容纳在这潭纯净的水里,湛然而空明。也许,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没有俗事烟火的浸染,亦无仆仆风尘的缭绕,只有一颗清如许的心,在天地自然中游弋,在山水禅境中皈依。

这一刻,诗人只觉自己离红尘很远,距菩提很近,近至内心无了一丝悸动和杂念。“万籁此俱寂,但馀钟磬音。”渐渐地,连同自然万物的声响也都消散寂灭了,空灵的身心似入了无人之境、忘我之界般,在止水中缓缓入定。唯有一声声悠扬而宏亮的钟磬之音,在脑海中盘旋回荡。佛说,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这便告诫我们,心静方可自宁,随心才能安然。漫漫人生路,倘若被世态疲累了灵魂,被风尘迷离了双眼,莫如在佛的慈悲下,煮一壶云水禅心,参一道似水流年。请相信,无论是做短暂地休憩,还是永久地停泊,悲悯的佛都会泊出一片净土,将你收留。

也许诗人是被此情此景一时触动,才会如此心性淡然,抑或诗人本就心生归隐之意,漫漫人生路已无甚眷恋,才会写下如此明彻脱俗的诗句。历史的迷雾遮掩着事实的真相,任凭我们如何乘着墨迹去追寻,打捞到的也只有一声声钟磬之音而已。每个人都有最适宜自己的生活节奏,与最佳的停泊港湾。红尘中的你我,只需记得,做真实的自己,适时而动,随心便好。

文:笑红尘

范文五:[优秀作文]禅房花木深 投稿:侯磹磺

我用几笔瘦墨,在宣纸上写“择一日”。 这三个字,素朴幽微,是空谷幽兰,清烟长空,说不尽的况味美意,如凌风披月,泉声应谷。喧嚣世间,与自己静处一日,剪掉纷扰,剪掉奔波,剪一幅树影瘦马的人生。或去离唐朝不远的春天,去离宋词很近的秋天,去野花深处,去诗人住过的小木屋,清风明月,清远净美。

      我也写过这样的美意:择一日,如过新年,掸檐尘,心地澄明,一轮月,一阵风,一个自己的朝代,再回望,往事很深,旷达深远。

       所以我愿意,择一日,披一身清晨之光,去深山,或去古寺,让心与一段时光朴素相融。那里很静,光像从刚作完的画里流淌出来的,一缕缕,清新得让人无所适从。偶尔有风,同样很清,树叶沙沙,从高处倾泻下一匹匹胜似绸缎的乐曲,幽幽缥缈,是天上的云弦,被飞过的鸟鸣缓缓拉奏。

       这时穿过的林越是高,越有旷远清质。你走在其中,人顿时洒洒无羁。所有的俗世烦扰都不在身上,你物我两忘,逸兴飘飘。

       此时,古寺钟声苍凉响起,却似老潭的水,深沉中有享受不尽的清凉之气。停下脚步,选一块草席去坐,身边有野花簇簇,你会看到总有几只绿鸟衔着清澈的天籁之音,在林梢跳跃。这一山的风光,最懂鸟儿的性格,犹如风雨沧桑中,见证唐宋美丽的韵脚。

       山水是一部书,枝枝叶叶的文字间,声声鸟鸣是抑扬顿挫的标点,在茂密纵深间,一条曲径,是整部书最芬芳的禅意。春风翻一页,桃花面,杏花眼,柳腰春细;夏阳读一页,蔷花满架,木槿锦绣、合欢幽香、蜀葵闲澹,一派峥嵘;秋风传一页,海棠妆欢,野菊淡姿,高远深邃;冬雪润一页,水仙临水一词,腊梅素心磬口,向爱唱晚。而能走进这部书,得找一径,一径曲幽,置身其间,不走都如行云流水,洞明开阔。再看这山光,一景一情,如诗如画,你就那么闭着眼,云在肩头似的,还需要说什么。人生兜兜转转,百转千回,与一些人,与自己的往事,都可以如此静谧相和,此时需要的就是朋友笔下的境界:缓风静香,相坐不言。

       朱肃先生在文章《眼前山水》里说,山,其矮如我;河,其瘦似我。我不在乎它们几百年后是否依旧,我只在乎,一个散步的早晨,我的心沉落河底,是否成了一枚鹅卵石;也在乎我的心一不留神被乌鸦衔去,遗落在山中某个地方,是否扎了根,发了芽。

       我一直默记着这一段,人生万千个日月,却如蝼蚁,在一粒尘埃上,行里了八千里路,却不知归路。至爱,情深,孤寂,纠葛,甚至把盏,唱江湖笑,到头来都是一场戏,投入了,却没了自己,临时披妆上台,演不到剧终。而真正能找到那个让自己扎了根发了芽的地方,却是在山水间,在旷古的一座寺前,芬芳的一间禅房里。

       曲径通禅房,禅房花木深。不是这景色有多令人神往,是走得悠悠散散的,心灵清和,往事款款,不争,亦不言。是自己从来不曾触摸到的风骨,是花树温婉,一岁一枯荣,怎么都不计较。置身其间,当你忽然感到清冽,你才能领悟这禅的房,这一花,一木,一风,一水,竟有着那么深沉的美意。

       而当回归滚滚红尘,我们需要的何尝不是这样一份美意,需要“择一日”,走进自己心灵的山水,心灵的禅房。如此,才能在喧嚣的世间,听一回风声,读一回花语。世间总是有人懂得关怀,所以才会有人写道:胸间蓄水,心底植竹。遥想,鱼衔花影去,风送竹响来。

       少年时的笔记本上,最喜欢“如水的向往”这五个字。那是怎样的一种执念,有不贪求的随遇而安,如水的流向,与自己自然相处;亦有柔肠百结的梦想,心事幽微远在天际。那应该是属于少年时代特有的一种气质,是清扬贵气。而季节无情人已发如雪,揽镜时念这岁月已是晚景,心下荒凉;偶用浑浊老眼再看这熙攘世界,心下因有洞明,又觉得苍茫而不失意,如山间有着苍翠苔痕的溪,依然清扬自流。

       心应有一间花木禅房,听梵唱,闻梵香,花木各归歇处,夕阳正西下。

       人生常是这样,“读倦了诗书,走倦了风物”,“离了家,忘了归路”,水依然清流,心却难有自己的寓所。风弦,日月琴,心种花木,修禅房,再弹一曲,弹开额头皱纹,弹破世事老茧,即使岁月晚景,但更漏似莲花。

范文六:[优秀作文]禅房花木深 投稿:万仟仠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寂,但馀钟磬音.

——题记

  清晨,竹林幽静,依稀一山,一峰,一古寺;花木深处,云烟俱静,隐约一日,一径,一僧。鸟鸣清幽,空潭,空影,空人,空心。万籁俱寂,钟声悠远,磬音清越。很喜欢这种清静的意境,空远,深邃。我喜欢静寂,喜欢一个人,在山间,在田间地头的竹林里,树荫下,小坐,静享那一段清静的光阴。身心俱空,阳光和清风,在身体里自由来去,白云从体内升起,此刻,我就是深谷幽壑,身内,颇有白云出岫的意趣,自在,安详。

  枕石卧,花底眠,抱明月,听溪声,不思不虑。我爱诗,有一颗诗心,但不会写诗,这样也好,少了一份累人的余事,多一份洒脱和闲适。犹如爱花的人,却不种花,只等别人花园里,阳台上的花悄悄盛开,第一个人去看,美,却不累。不劳力,不劳心,却可以静听花语,细读花心,不亦乐乎。只欣赏,不占有;只远观,不亵玩。这或许是对别人家的美女是有利的,特别是拥有美女的男人,不知怎样偷偷乐。养花,护花,其实是挺累的活,让别人干去吧,我就远远观着,欣赏着,赞叹着,默默的,甚至不让别人有一点点觉察。这就是清欢吧,不浓,不淡,如清茶养心;如含苞的花,才打开花骨朵,有了一点点羞涩的韵味,似醒还醉,欲说还休,刚刚好。

  好友中爱花的花痴,有雨春,逢花必赏,赏花必醉,醉后必书一文,痴缠不已,花痴,文痴,情痴,可谓三痴。但知己红颜,星空下的蝶舞,不以为然,说他是一个假“花痴”,顾名思义,真花痴就是蝶舞了。在大都市里,自家楼下,拥有半亩花田,悠闲地在红尘最深处,做起了花农,打造了一个混泥土里花痴的神话。这都她们这些勤快人干的,我只有懒懒地花下眠,不管,不顾,任花自在开谢,不占有,不拥有。毕竟是别人家的花,不敢采。不像花痴们,天天可采几朵花,插在发间,美美地享受占有的快乐。我就清欢吧,如高僧看美女,享其精神,远其肉体罢。其实肉体也是空,空色不二。花,非花,非非花。美女,非美女,非非美女。空中见色,色中见空,空色一体,圆融无二。在一粒沙里看世界,在一朵花里读天下,在自己心里识宇宙,人生不过空色间,花开花谢终寻常。

  常常听别人感叹,人生难得半日闲!其实闲的是心,只要有一颗闲心,不管在哪里,都自在优容,如闲云野鹤般,不为人留,不为物住。看山,山闲;观水,水闲。人生的境界,就是心的境界;人生的高度,就是心的高度;人生的广度,就是心的广度。悟的是禅,参的是心,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心有多广,世界就有多广。海,纳百川;天,容万物。不排斥,不分别,让心,空如虚空,甚至虚空也不可得,还有什么容不下?

  看了很多人,终于知道成大事的人,必须具备一样东西,胸襟。有胸襟,才舍得,放下;有胸襟,才能忍辱,精进;有胸襟,才能不争,不辩。你夸他,他笑;你骂他,他也不怒。心有虚空,不损不伤,包容万物,大爱,仁慈。你对他不好,他也不在乎,不仇,不恨,如阳光,如雨露,如母亲的怀抱,依然深情地把你拥抱。心中有佛,走到哪里,都不会害怕,也都会海阔天空,世界上没有不爱善良的人!

  修心,就是修一颗善良的心,不贪,不嗔,不痴,与人为善,与自己为善。善良得不知道恶是什么东西,如孩子不知淫邪为何物,那种至真,至善,至美的心境,就是佛心。参禅,就是参自己的心,静观自己的心,每日清除心内的垃圾,直到纤尘不染,明镜一般,甚至连明镜也不可得。悟透天人合一,悟透缘起性空,悟透宇宙人生真相,从此心无罣碍,无有恐怖和颠倒梦想。人生应该哭着来,笑着去。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做别西天的云彩。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喜欢这种潇洒,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有钱也乐,贫穷也乐,拥有也乐,失去也乐,天晴也乐,下雨也乐。人生苦短,不乐白不乐。所谓修行,不过是把一个人,修成没心没肺的人而已,不计较,不钻牛角尖,看破,放下,随缘,自在,有一颗平常心,有一颗无所谓得失的心,快快乐乐,自由自在地去生活罢了。终于学会在闹市里,如处静室;于千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只当是梦。天塌下来,也不畏惧,因为随缘。

  草书,要当作楷书来写,极动,必须有极静的心态。台风的中心,往往是静止的。成大事者,必须有禅者的心态,如如不动,又来去如风。居陋室而不觉陋,品粗茶淡饭而不觉淡。人生其实,何时不修行,何处不修行,“青青翠竹皆是真如,郁郁黄花莫非般若”。一书屋,一禅房,一张床,就可以天地空阔,三千大千世界里独来独往,唯我独尊。

  心胸的大小,决定人生的境界;人生的境界,决定文字的高度。明心见性的文字,读来神清气爽,心中无碍。粗布衣服,可以品其素;华贵绚丽,可以品其雅;桃之夭夭,可以品其媚;空谷幽兰,可以品其幽;梨花带雨,可以品其娇;残荷听雨,可以品其清。自然界里所有事物,无不有其独特的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佛在万物中。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的眼睛。粪里也有净土,垃圾堆里也有美丽,只要有一颗包容的心,一切都圆融无二,矛盾消失,纠结灭绝,万法空性,任心,在这空空世界,自由潇洒,来去无碍。

  万里长风,心中浩荡,吸气,如风拂过草原;呼气,如草木散发清香。看花,自己就在花里;观云,身子就在云端。念佛,不过是把自己念成佛;悟道,不过是让自己与天地合一。 自然里参禅,天地间悟道,打开心与自然,这本无字天书,一切皆在空色里。人生有味,是清欢。酒有酒味,茶有茶味,水有水味。人生百味,才是圆满的人生。唯有不怕苦,才能从苦中品出甜。万千滋味都尝遍,才能炼出金刚不坏之心,任岁月风吹雨打,恁地岿然不动。

  夏日闲坐,虽是书斋,胜似禅房,心空,则万物空;心静,则万物静。蝉在绿荫深处,奏着梵音,声声高亢,响遏行云。窗外,稻子黄了,农人挥汗如雨,辛勤劳作,忙着“双抢”。院里的葡萄架上,挂满了青碧黄紫的葡萄,馋得架下走过的行人口水直掉。美人蕉火红,丝瓜花金黄,豆角花展着紫色的蝴蝶般的翅膀,阳光炽热如冰,白晃晃的,刺眼睛。有一颗禅心,夏也不是夏,热也不是热,只感觉面对一幅,画着夏天的画,静静看着,隔着千年的时光,隔着万里的距离。御风而行,踏月而来,泉声应谷。喧嚣并不是喧嚣,而是宁静的回声;纷扰并不是纷扰,而是寂寞的赞歌。丰腴的夏里看见西风瘦马,妖媚的女人体上,看见观世音菩萨的端庄,境由心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很喜欢白音格力这段话:“我用几笔瘦墨,在宣纸上写“择一日”。 这三个字,素朴幽微,是空谷幽兰,清烟长空,说不尽的况味美意,如凌风披月,泉声应谷。喧嚣世间,与自己静处一日,剪掉纷扰,剪掉奔波,剪一幅树影瘦马的人生。或去离唐朝不远的春天,去离宋词很近的秋天,去野花深处,去诗人住过的小木屋,清风明月,清远净美。春天,去离宋词很近的秋天,去野花深处,去诗人住过的小木屋,清风明月,清远净美。”其句子风流蕴藉,自在安然,久读如一蜗牛爬行于花丛之中,数月都爬不上一朵花心,慢有慢的好,一粒尘埃,可以用一生去跋涉,一朵花开,用一辈子去等待,一朵花落,用一生去凭吊。也读过白落梅数篇禅文,小女子参禅,缠绵悱恻,心性却在万里云烟之外,云山雾水,比明心见性耐品得多。

  择一日,何须择哉。 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时光很静,从画里流出,行走在清泉之上,聆听石头的心思,风过,石头里散出花的芬芳,有女子如玉,圆润,丰腴,裸身仰卧于石中,亿万年的欲火在体内蔓延,缠绵成情。石上落花如雪,簌簌,只把清凉,带进这个尘世。一人一城,一心一庙,城里风烟,庙里香火,我是凡夫,也是佛,捧着经卷,挂起经幡,最爱的还是怀里的那一卷诗,有你的眼波横,有你的秋水媚,更有你的手心的冰凉,足底的温润,念念都是你,你就是我的佛。黄昏,风雨敲窗,隔了千年的雨雾,在一朵桃花上薄瘦,在一般莲荷上清凉,没有悲喜,也无苦乐。心情,浓淡只有几瓣;花语,厚薄只有几首,小词小令,说与一个人听。

  山,深邃悠远;云,轻舒漫卷。春山淡远,烟雨蒙蒙,梨花带雨,纷纷,扬扬,一地白,一阙词。弯腰拾起,放于唇间,轻吻花瓣,那一滴泪。鸟的翅膀,滑过天空,没有痕迹。端坐石上,眼中还是你的影子,一袭白色棉布裙,长发披肩,轻轻行走在小溪,山中,撩几缕水,濯几下足,手指纤美,修足细长,娇好妩媚,一缕相思,不知为谁?听水响,闻花香,相思终是闲。把家般进佛经里,又把家搬进诗经里,再搬,就是唐诗宋词里了。

  席地而坐。置一小桌。撩开濛濛烟云,研磨,铺纸,挥毫。临一段《心经》,再来一段狂草吧。心有通幽处,处处清凉境。石上清泉,头上落花,月惊山鸟,露滴枝叶。云烟入毫端,闲坐如散僧。烟聚云拢,气象万千。山来,水至,万壑飞瀑,江走石奔,宇宙万象,入我怀中,飞龙,走蛇,石坡,天惊。狂涛涌起,一笔泰山。闭着眼,云在肩头。敞开胸,水沿着心中的万千丘壑,潺潺复潺潺。修竹横斜,暗香浮动,鱼衔花影。满目葱茏,一派生机。

  天地是一部无字的经书,一山一水,尽是真言;一花一草,皆是佛法;一木一石,都是世界。鸟语啁啾,阳光斑驳,洒满林荫小道,路,远远伸向云烟深处,千转百回。“流水下山非有意,片云归洞本无心。人生若得如云水,铁树开花遍地春。”这首宋代佛者此庵守静的佛诗,品味良久,突然失语。

范文七:[优秀作文]禅房花木深 投稿:马汀汁

一盏茶,一壶酒,一把古琴,一场秋雨。

  蛙声稀稀落落,蝉声碎碎点点,禅院里千年古树的枝叶开始变黄,生命走向另一个季节。

  佛说,木铎之心。想来便是五蕴皆空,六尘非有之意。

  我曾无数次寻觅自己的栖隐处,见过大漠狂傲,黄沙漫天;邂逅过江南柔情,乌镇炊烟;也曾在群山万壑中乘一叶兰舟,任木浆荡起岁月的涟漪,观岸边渔夫垂钓,垂钓不上逝去的流年。古刹梵音,烟氤缭缭,经书万卷,我的灵魂在古木掩映中逐渐清晰,被世俗包裹的心灵褪去色彩,掸去灰尘,留下一生空灵。

  佛说,五百次的修炼,才换来今生的擦肩。每个人都会在生命的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遇到自己的前世,哪怕刹那的擦身,也足矣。我的前世是什么?是佛前的一盏油灯?是朝圣者手中的一颗念珠?亦或是香炉里的一缕氤氲?直到在禅院里邂逅那些千年古树,我才相信自己定是那些古树中的一棵,而树干上也定有一圈属于我的年轮,任时光洗濯,任岁月打磨。

  茅亭花影睡意正浓,芍药园圃滋长苔纹。我的前世定与常建在这里相逢相知。也曾遮阳掩云,也曾倚靠憩息,也曾吟风作诗,也曾在枝叶间遥岑远目。

  《楚辞·九章·涉江》中记载:“乘鄂渚而反顾兮”。鄂渚是常建的隐居地,也必是我前世之所在。以前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我走过你走过的路,看过你看过的风景,是不是就更靠近你一点。”当我的脚步印在这片土地上,我便知道,我离你越来越近。”沿着你走过的青石路板向禅院后山走去,向佛祖走去,层峦叠翠,林泉淙淙,竹影清风,在薄雾消散与阳光洒下偶然相遇的瞬间,我与你步履重合,继而心意相通。曩日夜里你在古树下抚琴品茶道一句:“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今夕我在花木深处和一句:“余亦谢时去,西山鸾鹤群。”然后你我都笑了。乐哉悠哉妙哉!

  如果说你的宿处是鄂渚,那么我的宿处定是万树掩映中的一宇禅庙。无关乎名声,无关乎偏僻,无关乎来者,只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禅房便好。或打坐诵经,或与几个僧侣煮茶品茗,或敲响钟磬之音。剪一缕清风,裁一段清远的时光,染一滴浓墨,在素笺上写下:锦瑟流年,须臾回眸,半屏浮生,残阳飘横。作为生命的扉页,成为你我宿命无法破解的一盘棋局。

  连绵的山,无尽的江流,佛塔隠见,烟竹殷梦。树下长满各种不知名的野花,树上结着令人垂涎的野果,偶见几只松鼠在枯叶上驻足,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在林间奏响一曲先秦古乐,万物般若,必是舍弃了心里的执念,甘愿在山林间悟一世禅机,等待万世轮转。我曾问自己是否真的愿意舍弃世俗红尘,只做一个与清风为伴山岳为友的女子。我答不上来。如问佛祖,他定会说,人的归宿皆是莲花台。

  廊桥遗梦,断桥残雪,红巾翠袖也好,古栈深渊,淡月疏菊,清泉涓流也罢,生命的起承转合必会经历这些,情感的牵绊会致人身陷囹圄,也会使人迷途知返,豁然顿悟。无问,无想,在清秋里做个素净的梦便好。

  清秋的雨,带来瑟瑟凉意,山间雨打枝叶声惊扰了沉睡千年的花木,以及一个叫常建的诗人。我在佛前的油灯里看见他卷起一袖淡泊闲适,诗意的在禅房花木下抚高山流水,吟清风明月,品今生与前世因果开出的花茶。

范文八:“‘直’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投稿:袁鄑鄒

一、文题做拐杖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尽管人心隔肚皮,但其心是温和的、严厉的、深沉的、浅薄的、善良的还是邪恶的,都可以从眼睛这扇窗口窥见一二。同样,我们在讲析课文时,也可从文章的眼睛――课题这一途径单刀直入地剖析内容,甚至条分缕析。人说:“题好一半文。”反言之,读懂题,悟好题,便是抓到了深入课文境界的一根拐杖。因为课题是文章内容的高度浓缩,它像人传神的“明眸”一般摄人心魄,值得细细化解,慢慢品味。

  或直接点明文章体裁的:如培根的《论美》中的“论”;吴晗的《谈骨气》中的“谈”,一见便知是议论文,应从论点、论据、论证几方面探幽寻雅。

  或确定文章写作顺序的,如《从白草园到三味书屋》、《在烈日和暴雨下》、《从甲骨文到缩微图书》。

  或表明文章线索的,如《背影》、《枣核》、《石榴》。

  或点明文章中心事件的,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智取生辰钢》、《范进中举》。

  或突出文章主人公的,如《孔乙己》、《藤野先生》。

  或匠心独运、暗示小说主题的,如小说《我的叔叔于勒》中的“我的”一词,嘲讽了资本主义社会骨肉至亲不相认,金钱至上的本质;《葫芦僧断葫芦案》中“葫芦”(糊里糊涂意)对贾雨村糊里糊涂断案,徇情枉法,极尽了嘲讽之能事。故而,教者在讲析课文时,若能从课题入手,便有“一引起纲,万目皆张”,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妙。我所上的几次公开课,能有较好的评价,均得益于这根拐杖。

  二、朗读为媒介

  语文课堂离不开琅琅书声,它是引领学生有效感知文本的第一步。《语文课程标准》一再强调,学生朗读课文有利于积累、体验、培养语感,因为朗读要求读者调动心、耳、口、眼、脑等器管,揣摩词语内涵,体味文本的情味,将文字背后的各种意义传达出来。美国作家海明威把艺术形象比喻成漂浮在大海上的冰山,形诸文字的东西是看得见的“八分之一”,而作品隐藏的内容则如同冰山下的“八分之七”。这“八分之七”的思想需要我们通过诵读去挖掘,即让学生在这种目视其文、口发其声、耳闻其声、心通其情、意会其理的活动中体验与作者对话,产生碰撞,撞出智慧的火花、情感的火花。

  我解读文本前总是采用灵活多变的朗读方式,或教者范读,或教读,或挑读、齐读、男女生分角色读、齐读、自主读,等等。总之,书声琅琅才是语文课最亮的风景。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够好,字音咬得不够准,但每一篇文章都要范读,在教一篇课文前,我对怀疑的字音,总要请教无声的老师――字典,力求做到字正腔圆。我常常发现一篇文章读完,学生还陶醉其中,缓不过神来,而这就是我所期盼的效果,即让学生置身于文本的情境中。尤其像朱自清的《春》、老舍的《济南的冬天》等文质兼美的散文,定不放过朗读的机会,教者读,学生读,当我用明朗舒缓的语调朗读完《春》时,发觉学生面上是含笑的,陶然若醉,莫不是他们也感受到春临大地、春满人间的欣喜吧?然后学生放开喉咙大声读,他们读得投入、读得酣畅淋漓,我想:学生早以在听读、诵读中感受到作者对春天的赞美、喜爱之情吧。对《春》文本的解读有了朗读这一媒介,还会走弯路、还会生歧义吗?当然朗读教学离不开方法指导,“三分文章,七分读”,读是有讲究的,只有当教师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时,才能不俗读、不浅读、不误读、不死读,为学生做好范读,那就应“缘文见义”、“披文入情”。做到:①深入理解作品思想内容,把握作者情感;②注意语调、语速,或轻缓陈述,或深情赞颂,或短促抒情;③掌握不同作品的特点因文而异,如童话、寓言应力求口语化,用极力夸张的语调渲染。朗读是理解文本、走进文本、体验生活不可忽略的一环。

  三、词句是依托

  陈钟梁老师曾说:“语文课是美的,这种美潜伏在语言的深处。”要想真正进入文本,一定要带领学生在语言的丛林里散步,认真观赏其中风景。就拿解读范仲淹的《渔家傲》来说吧,“塞下秋来风景异”这一句是理解全词情感的依托“异者”不同也,就是说边塞的秋天与和其他地方有不同的地域特色,这其他地方的指向是什么,首先是词人的家乡(苏州),那里小桥流水,曲径假山,可谓人间天堂,可此地大雁都毫无留恋之意,词人却要留在这里,其中的艰辛不言自明。又如在“浊酒一杯家万里”中,一方面是“一杯”,即一个人喝酒,暗示孤独;一方面是“家万里”写出距离遥远,词人思念家乡之情(乡愁)溢于言表。一写到“秋”字,学生也知道定是悲秋,悲到泪流满面了:“将军白发征夫泪”,但词中只有悲吗?如果就看字面,那就看低了那个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远大抱负的范先生了。其实是悲中有壮,壮在那里?壮在心态,壮在志气,“燕然未勒归无计”。还没有为捍卫疆土立下盖世的功勋,就没有回家的理由。家和国,个人志向和乡愁这一组矛盾,像一团丝缕萦绕心头,无以解脱,词人才借酒浇愁,这就使得乡愁尤为凝重,抹上了一层悲壮的感情色彩。

  有些词句看似平淡,其实寓意深刻,所谓“淡极花更艳”。教者一定要带领学生细嚼慢咽,如《孔乙己》一文的结尾:“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这一句中的“大约”、“的确”从语法上看矛盾,作为具有炉火纯青语言功力的语言大师――鲁迅也会犯类似低级的错误吗?当然不会,值得玩味再三:孔乙己本来就“不会营生”又被打折了腿,失去了生存能力,他只有死路一条,故说“的确”死了,但孔乙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多余人,没人关心他的命运,理会他的生死,即使他“的确”死了,也没人了解确凿情况。他无声无息地离开,就像秋天的树林里飘落了一片黄叶;就像冬天的大地上枯死了一颗小草,水过无痕,不会有任何动静,故而作者又用了一个“大约”。这样,我们在敬佩大师遣词用语深厚内力的同时,也领悟到了小说《孔乙己》的主题:在鞭挞封建科举制度罪恶的同时,也批判了那个残酷、冷漠的封建社会。

  “既要低头拉车,又要抬头看路”。我们既要做实践的思考者,又要做思考的实践者。以上管见是我多年语文教学实践的思考所得。

范文九:禅房花木深[散文欣赏] 投稿:邹歎歏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寂,但馀钟磬音。(常建)——题记

清晨,竹林幽静,依稀一山,一峰,一古寺;花木深处,云烟俱静,隐约一日,一径,一僧。鸟鸣清幽,空潭,空影,空人,空心。万籁俱寂,钟声悠远,磬音清越。很喜欢这种清静的意境,空远,深邃。我喜欢静寂,喜欢一个人,在山间,在田间地头的竹林里,树荫下,小坐,静享那一段清静的光阴。身心俱空,阳光和清风,在身体里自由来去,白云从体内升起,此刻,我就是深谷幽壑,身内,颇有白云出岫的意趣,自在,安详。

枕石卧,花底眠,抱明月,听溪声,不思不虑。我爱诗,有一颗诗心,但不会写诗,这样也好,少了一份累人的余事,多一份洒脱和闲适。犹如爱花的人,却不种花,只等别人花园里,阳台上的花悄悄盛开,第一个人去看,美,却不累。不劳力,不劳心,却可以静听花语,细读花心,不亦乐乎。只欣赏,不占有;只远观,不亵玩。这或许是对别人家的美女是有利的,特别是拥有美女的男人,不知怎样偷偷乐。养花,护花,其实是挺累的活,让别人干去吧,我就远远观着,欣赏着,赞叹着,默默的,甚至不让别人有一点点觉察。这就是清欢吧,不浓,不淡,如清茶养心;如含苞的花,才打开花骨朵,有了一点点羞涩的韵味,似醒还醉,欲说还休,刚刚好。

好友中爱花的花痴,有雨春,逢花必赏,赏花必醉,醉后必书一文,痴缠不已,花痴,文痴,情痴,可谓三痴。但知己红颜,星空下的蝶舞,不以为然,说他是一个假“花痴”,顾名思义,真花痴就是蝶舞了。在大都市里,自家楼下,拥有半亩花田,悠闲地在红尘最深处,做起了花农,打造了一个混泥土里花痴的神话。这都她们这些勤快人干的,我只有懒懒地花下眠,不管,不顾,任花自在开谢,不占有,不拥有。毕竟是别人家的花,不敢采。不像花痴们,天天可采几朵花,插在发间,美美地享受占有的快乐。我就清欢吧,如高僧看美女,享其精神,远其肉体罢。其实肉体也是空,空色不二。花,非花,非非花。美女,非美女,非非美女。空中见色,色中见空,空色一体,圆融无二。在一粒沙里看世界,在一朵花里读天下,在自己心里识宇宙,人生不过空色间,花开花谢终寻常。

常常听别人感叹,人生难得半日闲!其实闲的是心,只要有一颗闲心,不管在哪里,都自在优容,如闲云野鹤般,不为人留,不为物住。看山,山闲;观水,水闲。人生的境界,就是心的境界;人生的高度,就是心的高度;人生的广度,就是心的广度。悟的是禅,参的是心,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心有多广,世界就有多广。海,纳百川;天,容万物。不排斥,不分别,让心,空如虚空,甚至虚空也不可得,还有什么容不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看了很多人,终于知道成大事的人,必须具备一样东西,胸襟。有胸襟,才舍得,放下;有胸襟,才能忍辱,精进;有胸襟,才能不争,不辩。你夸他,他笑;你骂他,他也不怒。心有虚空,不损不伤,包容万物,大爱,仁慈。你对他不好,他也不在乎,不仇,不恨,如阳光,如雨露,如母亲的怀抱,依然深情地把你拥抱。心中有佛,走到哪里,都不会害怕,也都会海阔天空,世界上没有不爱善良的人!

修心,就是修一颗善良的心,不贪,不嗔,不痴,与人为善,与自己为善。善良得不知道恶是什么东西,如孩子不知淫邪为何物,那种至真,至善,至美的心境,就是佛心。参禅,就是参自己的心,静观自己的心,每日清除心内的垃圾,直到纤尘不染,明镜一般,甚至连明镜也不可得。悟透天人合一,悟透缘起性空,悟透宇宙人生真相,从此心无罣碍,无有恐怖和颠倒梦想。人生应该哭着来,笑着去。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做别西天的云彩。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喜欢这种潇洒,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有钱也乐,贫穷也乐,拥有也乐,失去也乐,天晴也乐,下雨也乐。人生苦短,不乐白不乐。所谓修行,不过是把一个人,修成没心没肺的人而已,不计较,不钻牛角尖,看破,放下,随缘,自在,有一颗平常心,有一颗无所谓得失的心,快快乐乐,自由自在地去生活罢了。终于学会在闹市里,如处静室;于千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只当是梦。天塌下来,也不畏惧,因为随缘。

草书,要当作楷书来写,极动,必须有极静的心态。台风的中心,往往是静止的。成大事者,必须有禅者的心态,如如不动,又来去如风。居陋室而不觉陋,品粗茶淡饭而不觉淡。人生其实,何时不修行,何处不修行,“青青翠竹皆是真如,郁郁黄花莫非般若”。一书屋,一禅房,一张床,就可以天地空阔,三千大千世界里独来独往,唯我独尊。

心胸的大小,决定人生的境界;人生的境界,决定文字的高度。明心见性的文字,读来神清气爽,心中无碍。粗布衣服,可以品其素;华贵绚丽,可以品其雅;桃之夭夭,可以品其媚;空谷幽兰,可以品其幽;梨花带雨,可以品其娇;残荷听雨,可以品其清。自然界里所有事物,无不有其独特的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佛在万物中。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的眼睛。粪里也有净土,垃圾堆里也有美丽,只要有一颗包容的心,一切都圆融无二,矛盾消失,纠结灭绝,万法空性,任心,在这空空世界,自由潇洒,来去无碍。

万里长风,心中浩荡,吸气,如风拂过草原;呼气,如草木散发清香。看花,自己就在花里;观云,身子就在云端。念佛,不过是把自己念成佛;悟道,不过是让自己与天地合一。 自然里参禅,天地间悟道,打开心与自然,这本无字天书,一切皆在空色里。人生有味,是清欢。酒有酒味,茶有茶味,水有水味。人生百味,才是圆满的人生。唯有不怕苦,才能从苦中品出甜。万千滋味都尝遍,才能炼出金刚不坏之心,任岁月风吹雨打,恁地岿然不动。

夏日闲坐,虽是书斋,胜似禅房,心空,则万物空;心静,则万物静。蝉在绿荫深处,奏着梵音,声声高亢,响遏行云。窗外,稻子黄了,农人挥汗如雨,辛勤劳作,忙着“双抢”。院里的葡萄架上,挂满了青碧黄紫的葡萄,馋得架下走过的行人口水直掉。美人蕉火红,丝瓜花金黄,豆角花展着紫色的蝴蝶般的翅膀,阳光炽热如冰,白晃晃的,刺眼睛。有一颗禅心,夏也不是夏,热也不是热,只感觉面对一幅,画着夏天的画,静静看着,隔着千年的时光,隔着万里的距离。御风而行,踏月而来,泉声应谷。喧嚣并不是喧嚣,而是宁静的回声;纷扰并不是纷扰,而是寂寞的赞歌。丰腴的夏里看见西风瘦马,妖媚的女人体上,看见观世音菩萨的端庄,境由心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很喜欢白音格力这段话:“我用几笔瘦墨,在宣纸上写“择一日”。 这三个字,素朴幽微,是空谷幽兰,清烟长空,说不尽的况味美意,如凌风披月,泉声应谷。喧嚣世间,与自己静处一日,剪掉纷扰,剪掉奔波,剪一幅树影瘦马的人生。或去离唐朝不远的春天,去离宋词很近的秋天,去野花深处,去诗人住过的小木屋,清风明月,清远净美。春天,去离宋词很近的秋天,去野花深处,去诗人住过的小木屋,清风明月,清远净美。”其句子风流蕴藉,自在安然,久读如一蜗牛爬行于花丛之中,数月都爬不上一朵花心,慢有慢的好,一粒尘埃,可以用一生去跋涉,一朵花开,用一辈子去等待,一朵花落,用一生去凭吊。也读过白落梅数篇禅文,小女子参禅,缠绵悱恻,心性却在万里云烟之外,云山雾水,比明心见性耐品得多。

择一日,何须择哉。 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时光很静,从画里流出,行走在清泉之上,聆听石头的心思,风过,石头里散出花的芬芳,有女子如玉,圆润,丰腴,裸身仰卧于石中,亿万年的欲火在体内蔓延,缠绵成情。石上落花如雪,簌簌,只把清凉,带进这个尘世。一人一城,一心一庙,城里风烟,庙里香火,我是凡夫,也是佛,捧着经卷,挂起经幡,最爱的还是怀里的那一卷诗,有你的眼波横,有你的秋水媚,更有你的手心的冰凉,足底的温润,念念都是你,你就是我的佛。黄昏,风雨敲窗,隔了千年的雨雾,在一朵桃花上薄瘦,在一般莲荷上清凉,没有悲喜,也无苦乐。心情,浓淡只有几瓣;花语,厚薄只有几首,小词小令,说与一个人听。

山,深邃悠远;云,轻舒漫卷。春山淡远,烟雨蒙蒙,梨花带雨,纷纷,扬扬,一地白,一阙词。弯腰拾起,放于唇间,轻吻花瓣,那一滴泪。鸟的翅膀,滑过天空,没有痕迹。端坐石上,眼中还是你的影子,一袭白色棉布裙,长发披肩,轻轻行走在小溪,山中,撩几缕水,濯几下足,手指纤美,修足细长,娇好妩媚,一缕相思,不知为谁?听水响,闻花香,相思终是闲。把家般进佛经里,又把家搬进诗经里,再搬,就是唐诗宋词里了。

席地而坐。置一小桌。撩开濛濛烟云,研磨,铺纸,挥毫。临一段《心经》,再来一段狂草吧。心有通幽处,处处清凉境。石上清泉,头上落花,月惊山鸟,露滴枝叶。云烟入毫端,闲坐如散僧。烟聚云拢,气象万千。山来,水至,万壑飞瀑,江走石奔,宇宙万象,入我怀中,飞龙,走蛇,石坡,天惊。狂涛涌起,一笔泰山。闭着眼,云在肩头。敞开胸,水沿着心中的万千丘壑,潺潺复潺潺。修竹横斜,暗香浮动,鱼衔花影。满目葱茏,一派生机。

天地是一部无字的经书,一山一水,尽是真言;一花一草,皆是佛法;一木一石,都是世界。鸟语啁啾,阳光斑驳,洒满林荫小道,路,远远伸向云烟深处,千转百回。“流水下山非有意,片云归洞本无心。人生若得如云水,铁树开花遍地春。”这首宋代佛者此庵守静的佛诗,品味良久,突然失语。

文:性淡如菊QQ******

范文十:禅房花木深[散文欣赏] 投稿:陆几凡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寂,但馀钟磬音。(常建)——题记

【一】

清晨,竹林幽静,依稀一山,一峰,一古寺;花木深处,云烟俱静,隐约一日,一径,一僧。鸟鸣清幽,空潭,空影,空人,空心。万籁俱寂,钟声悠远,磬音清越。很喜欢这种清静的意境,空远,深邃。空而不空,寂而不寂。

自从接触佛法以来,总是幻想自己就是一个头顶光光的僧人,甚至是一个仅仅只有几岁的小沙弥,虔诚,无思无虑,享受寂寞的闲暇时光。我是一个好静的人,虽然性格开朗,大度无忧,非常合群。但我更喜欢静寂,喜欢一个人,在山间,在田间地头的竹林里,树荫下,小坐,静享那一段清静的光阴。身心俱空,阳光和清风,在身体里自由来去,白云从体内升起,此刻,我就是深谷幽壑,身内,颇有白云出岫的意趣,自在,安详。

我不喜欢看经书,也不喜欢跪拜,我想,真的剃度做一个和尚,会不会因为懒惰,被赶出山门?枕石卧,花底眠,抱明月,听溪声,不思不虑。所以,我虽信佛,但不喜欢拜佛的,只是心里一念,拜那十方众佛罢了。双手合十,掌内风起,云涌,日月星辰,山河湖海,无边草原,尽在掌心,凝聚成诗。我爱诗,有一颗诗心,但不会写诗,这样也好,少了一份累人的余事,多一份洒脱和闲适。犹如爱花的人,却不种花,只等别人花园里,阳台上的花悄悄盛开,第一个人去看,美,却不累。不劳力,不劳心,却可以静听花语,细读花心,不亦乐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只欣赏,不占有;只远观,不亵玩。这或许是对别人家的美女是有利的,特别是拥有美女的男人,不知怎样偷偷乐。养花,护花,其实是挺累的活,让别人干去吧,我就远远观着,欣赏着,赞叹着,默默的,甚至不让别人有一点点觉察。这就是清欢吧,不浓,不淡,如清茶养心;如含苞的花,才打开花骨朵,有了一点点羞涩的韵味,似醒还醉,欲说还休,刚刚好。

好友中爱花的花痴,有雨春,逢花必赏,赏花必醉,醉后必书一文,痴缠不已,花痴,文痴,情痴,可谓三痴。但知己红颜,星空下的蝶舞,不以为然,说他是一个假“花痴”,顾名思义,真花痴就是蝶舞了。在大都市里,自家楼下,拥有半亩花田,悠闲地在红尘最深处,做起了花农,打造了一个混泥土里花痴的神话。这都她们这些勤快人干的,我只有懒懒地花下眠,不管,不顾,任花自在开谢,不占有,不拥有。毕竟是别人家的花,不敢采。不像花痴们,天天可采几朵花,插在发间,美美地享受占有的快乐。我就清欢吧,如高僧看美女,享其精神,远其肉体罢。其实肉体也是空,空色不二。

花,非花,非非花。美女,非美女,非非美女。空中见色,色中见空,空色一体,圆融无二。在一粒沙里看世界,在一朵花里读天下,在自己心里识宇宙,人生不过空色间,花开花谢终寻常。

【二】

常常听别人感叹,人生难得半日闲!其实闲的是心,只要有一颗闲心,不管在哪里,都自在优容,如闲云野鹤般,不为人留,不为物住。看山,山闲;观水,水闲。人生的境界,就是心的境界;人生的高度,就是心的高度;人生的广度,就是心的广度。悟的是禅,参的是心,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心有多广,世界就有多广。海,纳百川;天,容万物。不排斥,不分别,让心,空如虚空,甚至虚空也不可得,还有什么容不下?

看了很多人,终于知道成大事的人,必须具备一样东西,胸襟。有胸襟,才舍得,放下;有胸襟,才能忍辱,精进;有胸襟,才能不争,不辩。你夸他,他笑;你骂他,他也不怒。心有虚空,不损不伤,包容万物,大爱,仁慈。你对他不好,他也不在乎,不仇,不恨,如阳光,如雨露,如母亲的怀抱,依然深情地把你拥抱,把你温暖,把你浇灌。心中有佛,走到哪里,都不会害怕,也都会海阔天空,世界上没有不爱善良的人!

修心,就是修一颗善良的心,不贪,不嗔,不痴,与人为善,与自己为善。善良得不知道恶是什么东西,如孩子不知淫邪为何物,那种至真,至善,至美的心境,就是佛心。

参禅,就是参自己的心,静观自己的心,每日清除心内的垃圾,直到纤尘不染,明镜一般,甚至连明镜也不可得。悟透天人合一,悟透缘起性空,悟透宇宙人生真相,从此心无罣碍,无有恐怖和颠倒梦想。人生应该哭着来,笑着去。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做别西天的云彩。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喜欢这种潇洒,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有钱也乐,贫穷也乐,拥有也乐,失去也乐,天晴也乐,下雨也乐。人生苦短,不乐白不乐。所谓修行,不过是把一个人,修成没心没肺的人而已,不计较,不钻牛角尖,看破,放下,随缘,自在,有一颗平常心,有一颗无所谓得失的心,快快乐乐,自由自在地去生活罢了。

终于学会在闹市里,如处静室;于千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只当是梦。天塌下来,也不畏惧,因为随缘。亲人朋友转身,就当消失,因为这是真相。老婆父亲天天骂,只当是佛歌,会心之际,才知苏格拉底为什么会成为哲学大师,因为他有个愚痴且脾气暴躁的老婆。感恩老婆,感恩父亲,终于让我修成了“虚空大法”,心如虚空,人前无我,任你怎么羞辱,我就是没动静。现虚空之相,其奈我何?他们最终败在虚空之下,往天空扔石头,有什么味呢?气急败坏的是自己,暴跳如雷的是自己,可又找不到PK的对象,枉自一个人在空中挥来舞去,颇感无聊,久之,自己觉悟了——古怪的是自己,看不开,想不开的是自己,自动臣服在佛的足下。

【三】

以江河湖海为墨,以天地自然为纸,我要写字,左手写一个空,右手再写一个色,然后把它们重叠在一起,这就是自然造化。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色无二。许多书法大师,酷爱行草,满腹经纶,颇为自负,却不敢写“静水流深”四字,为什么啊,心存敬畏啊。草书,要当作楷书来写,极动,必须有极静的心态。大浪的核心,必须是寂静的;台风的中心,必须是静止的。成大事者,必须有禅者的心态,如如不动,又来去如风。运筹帷幄,挥洒千里,气定心闲,一举手,一投足,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以虚空为僧庐,以无极为禅房,我要参禅,心上一个有,心下一个无,放在一起,无就是有,有就是无。无生无不生,无净无不净,无空无不空。禅也非禅,佛也非佛,心也非心,我也非我,不问来去,不问归宿,云水禅心,自在随意。

居陋室而不觉陋,品粗茶淡饭而不觉淡。好友青丝锁每日吃苦药两大碗,问她苦否?她道:“不苦不苦,甘露一碗。”云淡风轻,一笑而过。甘苦人生,只是平常;大风大浪 ,只是等闲。悬岩绝壁,只是闲庭信步,我自从容。人生其实,何时不修行,何处不修行,“青青翠竹皆是真如,郁郁黄花莫非般若”。一书屋,一禅房,一张床,就可以天地空阔,三千大千世界里独来独往,唯我独尊。书房无书,不是没有,而是不喜欢看。世界无人,不是没有人,而是当作无人。世界上所有的书,其实是一本书,无字经书;世界上所有的人,其实是一个人,阿弥陀佛。我是佛,我也非佛;你是佛,你也非佛。若有若无,似是而非。近得甘露法师一呼吸念佛法,省心,省力,只要有呼吸,就与佛同在。吃饭也念,睡觉也念,二六时中,无时不念,无念之念,更是殊胜。就在空间里,有好友喜欢,尽管转走。

心胸的大小,决定人生的境界;人生的境界,决定文字的高度。明心见性的文字,读来神清气爽,心中无碍。粗布衣服,可以品其素;华贵绚丽,可以品起雅;桃之夭夭,可以品其媚;空谷幽兰,可以品其幽;梨花带雨,可以品其娇;残荷听雨,可以品其清。自然界里所有事物,无不有其独特的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佛在万物中。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的眼睛。粪里也有净土,垃圾堆里也有美丽,只要有一颗包容的心,一切都圆融无二,矛盾消失,纠结灭绝,万法空性,任心,在这空空世界,自由潇洒,来去无碍。

万里长风,心中浩荡,吸气,如风拂过草原;呼气,如草木散发清香。看花,自己就在花里;观云,身子就在云端。念佛,不过是把自己念成佛;悟道,不过是让自己与天地合一。 自然里参禅,天地间悟道,打开心与自然,这本无字天书,一切皆在空色里。

人生有味,是清欢。酒有酒味,茶有茶味,药有药味,水有水味,男人有男人味,女人有女人味。人生百味,聚在一起,辛辣苦甜咸,尝遍了,才是圆满的人生。唯有不怕苦,才能从苦中品出甜。万千滋味都尝遍,才能炼出金刚不坏之心,任岁月风吹雨打,恁地岿然不动。

【四】

夏日闲坐,虽是书斋,胜似禅房,心空,则万物空;心静,则万物静。蝉在绿荫深处,奏着梵音,声声高亢,响jie行云。窗外,稻子黄了,农人挥汗如雨,辛勤劳作,忙着“双抢”。院里的葡萄架上,挂满了青碧黄紫的葡萄,馋得架下走过的行人口水直掉。美人蕉火红,丝瓜花金黄,豆角花展着紫色的蝴蝶般的翅膀,阳光炽热如冰,白晃晃的,刺眼睛。有一颗禅心,夏也不是夏,热也不是热,只感觉面对一幅,画着夏天的画,静静看着,隔着千年的时光,隔着万里的距离。

御风而行,踏月而来,泉声应谷。喧嚣并不是喧嚣,而是宁静的回声;纷扰并不是纷扰,而是寂寞的赞歌。丰腴的夏里看见西风瘦马,妖媚的女人体上,看见观世音菩萨的端庄,境由心生,所言非虚。欲火灭绝,清凉生,身处酷暑不觉热。钻进书里,去诗经里携美女,去唐朝找媚娘,去宋代寻清照,色,就是空,空就是色。也不妨化做情僧,在红楼梦里,一醉千年。也可以看看金瓶梅,看西门庆的多情,看潘金莲的媚,李瓶儿的柔,在染不染,在净不净。进得来,出得去,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安住当下,如镜照花,如水映月,花去无影,月过无痕。不缠绵,不纠缠,我是我,你是你,我不是我,你也不是你。很喜欢白音格力这段话:“我用几笔瘦墨,在宣纸上写“择一日”。 这三个字,素朴幽微,是空谷幽兰,清烟长空,说不尽的况味美意,如凌风披月,泉声应谷。喧嚣世间,与自己静处一日,剪掉纷扰,剪掉奔波,剪一幅树影瘦马的人生。或去离唐朝不远的春天,去离宋词很近的秋天,去野花深处,去诗人住过的小木屋,清风明月,清远净美。春天,去离宋词很近的秋天,去野花深处,去诗人住过的小木屋,清风明月,清远净美。”其句子风流蕴藉,自在安然,久读如一蜗牛爬行于花丛之中,数月都爬不上一朵花心,慢有慢的好,一粒尘埃,可以用一生去跋涉,一朵花开,用一辈子去等待,一朵花落,用一生去凭吊。也读过白落梅数篇禅文,小女子参禅,缠绵悱恻,心性却在万里云烟之外,云山雾水,比明心见性耐品得多。

择一日,何须择哉。 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一念北极,一念南极;一念海底,一念雪山;一念天堂,一念地狱;骑大鹏,驾黄龙,心鹜八极,邀游十方,让心,只管穿越宇宙,到那无人可到之处,寂灭,涅槃。秦时月,唐时风,宋时雨,不过是窗前的风景刹那,一弹指,就是千年。千万年太短,一个瞌睡。十万里,太窄,半个脚印。端坐禅房,心却在白云之上。尘不染尘,心不印心,天地澄明。一轮月,一阵风,一片浮云。多少女子在微尘里的开出花来,在一朵花里,一念,爱了,想了,就是一生。

再回首,繁华散尽,无数朝代就在眼下,灰飞烟灭。江山依旧,只剩夕阳一轮,烟云无数。想那狐媚女子,一辈子不笑的褒姒,一笑就烽火连天,万里江山只换得红颜一笑。

时光很静,从画里流出,行走在清泉之上,聆听石头的心思,风过,石头里散出花的芬芳,有女子如玉,圆润,丰腴,裸身仰卧于石中,亿万年的欲火在体内蔓延,缠绵成情。石上落花如雪,簌簌,只把清凉,带进这个尘世。一人一城,一心一庙,城里风烟,庙里香火,我是凡夫,也是佛,捧着经卷,挂起经幡,最爱的还是怀里的那一卷诗,有你的眼波横,有你的秋水媚,更有你的手心的冰凉,足底的温润,念念都是你,你就是我的佛。

黄昏,风雨敲窗,隔了千年的雨雾,我蓦然记起了你的模样。在一朵桃花上薄瘦,在一般莲荷上清凉,没有悲喜,也无苦乐。我走进你的心内,花光迷离,灯影明灭,暗香浮动,月黄昏。有细水长流,亦有暗潮汹涌。心情,浓淡只有几瓣;花语,厚薄只有几首,小词小令,说与一个人听。

【五】

山,深邃悠远;云,轻舒漫卷。我只在这个季节发呆,痴看一株开花的树,看爱打着花苞,无声孕育那一抹情的花瓣。我虔诚地跪伏,喃喃地祈祷。温柔,再温柔一点,我知道,你会懂得我的心意。千万年之后,你会从树上走下来,还我一生相思泪。春山淡远,烟雨蒙蒙,梨花带雨,纷纷,扬扬,一地白,一阙词。

弯腰拾起,放于唇间,轻吻花瓣,那一滴泪。心情很旧,旧得只剩下往事的心跳,在花间水湄,优雅地伸着懒腰,弱弱的问:你还好吗?把媚眼頻拋。偶尔有风,吹过心湖,诗情怡淡,月色朦胧。白堤相依,弱柳扶风,烟雨画桥,颦眉凝目,一生泪,欲还谁?清风徐来,树叶里演奏梵音,佛在空中语:你还迷吗?我道:我要爱!佛曰:苍生难度!

鸟的翅膀,滑过天空,没有痕迹。可是它的哀鸣,久久不散。天地空灵,岁月沉寂,轻轻打开禅门,灰尘扑面而来。一念又是千年,心越发空旷,爱越发缠绵。一边是物我两忘,逸兴飘飘;一边是痴痴缠缠,难舍难分。双手合十,一曲佛歌。古寺钟声,苍凉响起,心如深潭,波澜不惊。清凉,无上清凉。禅房,花木深,你又从花里探出脸来,镜里空花,花里空影,花气袭人,是心香?是体香?还是岁月的沉香?

端坐石上,眼中还是你的影子,一袭白色棉布裙,长发披肩,轻轻行走在小溪,山中,撩几缕水,濯几下足,手指纤美,修足细长,娇好妩媚,一缕相思,不知为谁?听水响,闻花香,相思终是闲。把家般进佛经里,又把家搬进诗经里,再搬,就是唐诗宋词里了,我讨厌那唐宋的烟雨,柔媚无骨,夜深时,总透过窗纱而来,缠缠绵绵,无眠到天明。几只青鸟,衔着春天,去了遥远的地方。山光悦鸟性,我的心思,云懂。

席地而坐。置一小桌。撩开濛濛烟云,研磨,铺绢,挥毫。临一段《心经》,再来一段狂草吧。心有通幽处,处处清凉境。石上清泉,头上落花,月惊山鸟,露滴枝叶。云烟入毫端,闲坐如散僧。烟聚云拢,气象万千。山来,水至,万壑飞瀑,江走石奔,宇宙万象,入我怀中,飞龙,走蛇,石坡,天惊。狂涛涌起,一笔泰山。

天地是一部无字的经书,一山一水,尽是真言;一花一草,皆是佛法;一木一石,都是世界。鸟语啁啾,阳光斑驳,洒满林荫小道,路,远远伸向云烟深处,千转百回。“流水下山非有意,片云归洞本无心。人生若得如云水,铁树开花遍地春。”这首宋代佛者此庵守静的佛诗,风流蕴藉,行云流水,品味良久,突然失语。

闭着眼,云在肩头。敞开胸,水沿着心中的万千丘壑,潺潺复潺潺。修竹横斜,暗香浮动,鱼衔花影。满目葱茏,一派生机。

文:性淡如菊QQ******

字典词典读书小报电子版读书小报电子版【范文精选】读书小报电子版【专家解析】祝大家新年好祝大家新年好【范文精选】祝大家新年好【专家解析】小学三年级班级班规小学三年级班级班规【范文精选】小学三年级班级班规【专家解析】